-

許文彥再次打量葉凡,帶著輕藐的語氣說道:

“小子,我不知道你從哪裡來,但我勸你最好收起你的壞心思,我妹妹單純好騙,可我不一樣,你要是敢對我妹妹有任何的非分之想,或者覬覦我們徐家的資產,我打斷你的狗腿。”

葉凡很平靜,不卑不亢,笑了笑,說道:

“你保護妹妹的心情我能理解,但就算我想要對你妹妹怎麼樣,你也對我無可奈何。”

“你……”許文彥冇想到這小子居然這麼剛,把表妹拉到身後,眼眸盯著葉凡,變得淩厲起來,說道:

“小子,我不管你什麼背景,但你來到濱江省,這就是我許家的地盤,是龍你也得給我盤著。”

“信不信我一個電話,讓你走不出東寧市?”

葉凡笑了,說道:“濱江省是你們許家的地盤?我怎麼聽說濱江省一切都是謝家做主啊?”

許文彥眼中出現了淩厲的敵意,充滿警惕,道:

“你是謝家的人?”

“表哥,你這是要乾嘛?”許佳蓮急忙攔在葉凡麵前,看著他,說道:

“表哥,葉醫生是金陵人,是災區的支援醫生,在我們災區,他是大英雄,他不是謝家的人,你彆嚇到葉醫生了。”

許文彥有些不信,不過敵意減弱了幾分。

這敵意倒是讓葉凡很滿意,說明許家和謝家是有仇恨的,至今未解,倒是可以合作一番。

許佳蓮又說道:“葉醫生,你彆介意哈,我許家和謝家有點矛盾,我表哥才反應這麼激烈的。走,咱們上車。”

拉著葉凡走向車裡。

許文彥死死的盯著葉凡,說道:

“我不管你是什麼災區英雄,我是給我表妹麵子才讓你去我家看一眼我爺爺,看一眼之後,你馬上滾蛋。”

坐上駕駛位,啟動。

發動機發出轟鳴聲,呼嘯遠去。

葉凡看著窗外,不斷倒退的高樓大廈,匆忙的車流,車水馬龍,川流不息。

東寧市也是個繁華的大都市。

半個小時後。

車子來到一座彆墅。

停好車子。

葉凡走下來,看著眼前坐落有方的彆墅,占地麵值挺大,遊泳池、假山、玄關門、草坪應有儘有。

相當奢華,典型的富人之家。

典型的中式風格,價值上億,隱約間聞到淡淡的木香味。

“看傻了吧?”許文彥滿臉驕傲的看著葉凡一臉冇見過世麵的樣子,說道:

“一看就知道小地方出來,冇見過世麵。”

許佳蓮看著葉凡,笑盈盈的說道:

“葉醫生,走,我帶你進去。”

三人走進去。

遇到仆人,都會客氣的問好。

“舅媽,我帶了一個超級厲害的醫生回來給外公治病了。”許佳蓮看到一箇中年貴婦,張開雙手,和她擁抱,很親昵的樣子。

兩人抱一下,分開。

中年貴婦看了一眼葉凡,眉頭一皺,說道:

“佳蓮,這位就是你帶回來的醫生?”

許佳蓮來到葉凡身邊,興致勃勃的介紹道:

“舅媽,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葉凡葉醫生,我這次不是去瘟疫災區當誌願者嘛,他是我們災區的英雄醫生,研發出治療瘟疫的解藥,要不是他,村民們都在被病痛折磨,他救了很多人的性命。”

“他在我們災區可出名了,是我們所有誌願者和醫護人員的偶像。”

中年貴婦再次看向葉凡,上下打量,並冇有馬上迴應。

旁邊的許文彥說道:“媽,你彆聽表妹瞎說,這種看起來淳樸的人纔是隱藏的高手,專門騙表妹這種天真無知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