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姑姑一直都是家族極有威望的一個人,在濱江省醫學界有極高地位的,也算是家族的一張王牌。

卻被此人這般侮辱,還說是醫學界的恥辱。

中年男醫生也忍不了了,說道:

“年輕人,彆以為有點本事就在這沾沾自喜,我妹妹的名聲豈容你這般侮辱,今天你要是不給個交代,我不會放過你的。”

葉凡看著兩人,絲毫不懼,上前一步,氣勢咄咄逼人,說道:

“你打算如何不放過我啊?是要殺了我還是用病毒毒死我?我聽過你們胡家很擅長研製病毒,你們不會經常用病毒害人吧?”

“你……你……你胡說八道……”中年男醫生被他氣得不輕,臉色都發白了,指著他。

上氣不接下氣,有點喘不上氣來。

女醫生上前,說道:“我不管你是什麼人,你侮辱我姑姑,就是侮辱我胡家,你必須道歉,賠償,否則你會付出慘痛代價。”

葉凡突然往前一步,俯衝向她。

她被嚇了一跳,連連後退好幾步,臉色蒼白。

“哈哈哈哈!”葉凡笑了,看著兩位醫生,說道:

“我等著你們的報複。”

胡家兩人很氣憤,看著此人如此囂張、這般挑釁。

胡家可是濱江省第一中醫世家,何曾被人這般侮辱過,怒火冒三丈。

中年男醫生逐漸平息下來,看著他,說道:

“你先過了許家這一關再說吧,你說你能治癒,那你治啊!”

葉凡轉身看向許家眾人,目光定格在許文彥身上,說道:

“我確實能治癒,但我現在很不開心,不想治。”

“我看許佳蓮心誠,又是災區誌願者,為那麼多受病痛折磨的人付出辛勤勞動,是個善良之人,我想著她的家人應該也是善良之人,所以想著幫忙過來看看。”

“我冇想到是我想多了,打從我見到徐家第一個人起,一個個對我產生質疑,特彆是你,多次趕我走,若不是許佳蓮苦苦哀求,我早就離開。”

目光看向中年貴婦,說道:

“還有你,你以為你是誰啊?審我?你臉怎麼那麼大啊?你是執法人員嗎?你有什麼資格審我?你們不信任我,我無所謂啊,反正救不救他,對我冇有絲毫的損失。”

再看向中年男子,說道:

“你稍微好點,雖然你也不信任我,但你至少忍住,冇有說出來。”

最後看向老爺子,說道:“你算是他們中態度最好的一個,但你跟他們是親人,他們讓我不開心,我不想救你,你就這樣坐在輪椅生過下半生吧。”

在場眾人都驚呆了。

冇想到這人突然發瘋,懟了在場所有人,連老爺子都不放過。

胡家兩位醫生卻笑了,這也算是徹底得罪許家,不用他們出手,許家就會收拾他。

葉凡連懟一番,懟得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鴉雀無聲。

“小子,你……”

“閉嘴!”

許文彥還想說什麼,葉凡絲毫不給他說話的機會,又給懟回去,瞪著他,語速超快的說道:

“怎麼?惱羞成怒了?想要動手嗎?”

“我……”許文彥抬手,想要打人。

許佳蓮急忙跑過來,擋在葉凡麵前,急忙說道:

“表哥,彆,葉醫生是好人。”

葉凡纔不會在乎。

要打架,那就來,打完我就走,就你們這幾個也不是我對手。

“彥兒,退下!”許老爺子充滿威嚴的聲音嗬斥。

許文彥看了一眼爺爺,退到一旁,但滿臉不甘。

老爺子再次開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