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爺子,我老婆明晚要參加一個派對,你們有接到邀請嗎?”

“你是說東寧飯店的聚會嗎?”老爺子的訊息很靈通。

葉凡說道:“我冇問地址,我老婆要去參加。”

許承文說道:“明晚的派對都是一些外來商人的聚會,謝家頂多也就是讓一些小輩參與,核心人物是不會參與的。我們也接到邀請,但冇有參與的打算。”

葉凡注意到無論是許承文還是許文彥等人看待自己的目光已經冇有之前的不屑和輕藐,有的隻是尊敬。

看來老爺子已經給他們說了自己的情況。

“不如你們也派個人蔘與吧,我想去參加,帶上我。”

許承文看向自己的爸爸。

許三公說道:“彥兒,你和蓮兒去吧,帶上葉醫生。”

“好。”許佳蓮趕緊起身,給外公挪椅子,還給他打一碗湯。

許文彥看著葉凡,走過去,低頭,說道:

“葉醫生,我之前不知情況,冒犯了你,我鄭重向你道歉,對不起。”

葉凡看了他一眼,擺了擺手,並不會過多在意,繼續吃飯。

他急忙又說道:“葉醫生,明晚的派對,我帶你去,一切聽從你的安排。”

葉凡看了他一眼,說道:“你不餓嗎?趕緊吃飯吧。”

許文彥急忙坐下。

葉凡又說道:“老爺子,今晚,你跟我老婆見麵,具體商業上的細節,你們自己談,我不懂,就不參與了。”

說著,起身,走到他的身邊。

慢慢解開他的紗布,小心翼翼。

“佳蓮,去打一盆清水過來,還有麵巾。”

大家都期待的看著老爺子。

“你先彆睜開眼睛,光線太刺眼。”葉凡說著,慢慢取下紗布,不少膏藥粘在眼睛周圍,大塊的,他用手弄下來,嘴裡同時說道:

“去把窗簾拉上。”

許文彥趕緊去拉窗簾。

許佳蓮端來一盆水,一條麵巾。

葉凡用麵巾沾水,擰了半乾,交給許佳蓮,說道:

“擦乾淨!”

許佳蓮很小心翼翼,擦拭外公的眼睛及四周。

好一會兒。

擦拭乾淨。

葉凡說道:“你慢慢睜開眼睛。”

大家都屏住呼吸,滿眼期待的看著,大氣不敢喘一下。

老爺子有些乾癟的眼皮慢慢抬起來。

眼前出現了一個昏暗又模糊的世界,隱約間看到了兒子的臉龐。

“閉眼!”

葉凡說著。

老爺子慢慢閉上。

“睜開!”

眼睛又睜開。

這一次比上一次清晰了一點。

“閉眼!”

“睜開!”

……

葉凡說,老爺子照做。

每一次睜開眼睛都會比上一次明亮一些。

所有人都不敢說話,全都屏住呼吸,目光專注的看著。

“睜開!好了,不用再閉上了。”

葉凡不管了,繼續吃飯。

許承文湊近了,說道:

“爸,你看見我嗎?”

老爺子眼眶泛紅,很是激動,伸出手,兒子趕緊也伸過來,老爺子準確的握住他的手,說道:

“我看見了,我看見了……”

大家一下子激動起來了。

“爺爺……你看見了?”

“外公……”

葉凡急忙說道:“老爺子,你不能流淚,憋回去,至少要過三天之後。”

老爺子愣了一下。

儘量控製自己的情緒,不能讓眼淚在眼眶中翻滾。

內心是激動的。

他看向葉凡,誠摯的低頭,說道:

“葉醫生,謝謝你讓我重見光明,老天不亡我呐。”

許家所有人站起來,看向葉凡,低頭致謝。

“葉醫生,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