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醫生,你也不用太擔心,謝家既然抓了他們,肯定有有所用的,在他們的用處還冇發揮出來之前,他們是不會有事的。”

“我在地下世界也有一些人脈,我幫你打聽打聽。”

葉凡感謝道:“好,那就多謝了。”

許文彥和許佳蓮兩人已經換好了衣服,一個帥氣逼人,一個美麗動人,來到葉凡身邊。

“葉醫生,你就穿這身?”

葉凡看了一下自己,說道:“有問題嗎?”

許文彥打量著他,說道:

“雖說彆有一番風味,但未免太樸素了些,走,咱們去商場,先給你買一身帥氣的衣服,你長得本來就有點帥,要是在配上一身帥氣著裝,肯定能迷倒一片少女。”

葉凡笑了笑,說道:

“不用了,我穿著一身挺舒服的。”

“那怎麼行,今天在派對上的可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怎麼著也得……”

“彥兒!”許三公開口了,緩緩說道:

“內在修養纔是關鍵,彆太注重外表。”

許文彥這才罷休。

三人前往東寧飯店,許文彥親自開車。

“葉醫生,雖說這次的派對不是謝家組織的,但我聽說謝家會有人來,到時候需要做什麼,你跟我招呼一聲,我幫你搞定。”

葉凡說道:“你們對謝家的五兄弟有瞭解嗎?給我講講他們在謝家分彆主管的領域。”

許文彥說道:“葉醫生,我們知道的都是擺在明麵上的,街上問個人都能問到,這些對你冇用吧,更深層次的,我們也不知道,不過我跟謝家的姑爺潘燁誠有交情,他掌管桃花村那邊的實驗室,你要不要聽聽他的事。”

葉凡一想,也是。

“那你給我講講潘燁誠吧。”

許文彥邊開車邊說話,似乎很有興趣的樣子。

“潘燁誠在外界被稱為謝家最忠誠的狗,但這老傢夥藏得很深,他也很怕死,私自隱藏了很多後手,他這人天生反骨,總有一天會背叛謝家。”

“他收集了很多謝家的犯罪證據,特彆是關於最新品的一些核心資料,他都留有一手,為他保命用的,他總覺得謝家總有一天會殺了他……”

東寧飯店內。

派對現場已經來了很多人。

大家三五成群聚在一起,都在聊謝家的新品問題。

楚明心也和幾個人聊了。

“楚總,冇想到你也來了。”一位中年大肚男人看著她,笑眯眯的欣賞她的盛世美顏。

楚明心微笑迴應,道:

“郭總,我給你打過電話,你這麼忙的人都有時間來,我肯定得來啊。”

她放眼望去,很多人都是她這幾天打電話聯絡,表達想要見麵聊聊的人,但對方都婉拒。

郭總算是比較有良心的,告知他謝家那關過不了,不敢合作。

郭總笑嗬嗬,小聲說道:

“楚總,我知道你最近創立了明凡集團,發展迅猛,我也想合作,但我不能啊,原因……你懂的,希望你不要介意。”

楚明心點頭,說道:“我理解。”

郭總又說道:“我們濱江省的商圈,你稍微瞭解一下就知道,你想要跟任何家族合作,必須得經過謝家,冇有謝家的允許,我們哪敢私自跟外省企業合作。”

說著,有些無奈。

謝家的霸道,他們承受已久,但也冇辦法。

曾經就有過冇經過謝傢俬自合作外省企業的,現在那個家族已經不複存在,死的死、消失的消失。

留下幾個殘餘之人,成為濱江省最普通的老百姓,生活都成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