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產品不僅僅是女人可以用,男人也可以用。”

一位中年男人上前提問,道:

“謝總,這款產品被傳得很神,釋出會也過去一段時間了,什麼時候可以上市啊?”

謝誌凜看著他,說道:

“你問的非常好,想必大家也在關心這個問題。而這個具體的上市時間是由大家來決定的。”

下麵的人議論起來。

“我們決定?什麼意思?”

“這是你謝家的產品,你說由我們決定?聽不懂。”

“謝總,這是什麼意思啊?”

下麵的人熱情高漲。

謝誌凜擺了擺手,大家安靜下來,說道:

“這產品目前我們謝家做出了一批,數量不多,還不足以上市,以免出現斷貨的情況,會造成不好的影響。”

“所以我們決定先融資,批量生產之後再上市,確保貨源充足。”

一位中年婦女上前問道:“謝總,你的意思是說資金不夠?”

謝誌凜說道:“確實如此,所以諸位在會出現在東寧市,我們給你們機會參與到這個項目中來。”

婦女有些疑惑,問道:

“謝家可是我們濱江省的首富家族,我們這些人的資產根本比不上你們謝家的零頭,你是不是太看得起我們了?”

謝誌凜的目光掃視眾人。

很顯然,這不是一個人的疑問。

謝家的財富,比下麵所有家族加起來的都要多,根本不可能出現資金短缺的情況。

讓人覺得不可信。

他也冇有慌張,說道:

“我們謝家是有錢,但我們謝家不僅僅隻有這麼一個項目,我們還有其他項目要做,我們要花錢的地方有很多,這個項目從一開始定的資金就那麼多,研發花得差不多了,基本上也冇多少。”

“你們彆這樣想,其實這也是給你們一個機會,你們願意參與就投錢進來,不願意,我謝家絕對不會勉強,我們遵循自願原則。”

下麵的人有些異議了。

但都是小聲說話,不敢大聲反駁。

葉凡和楚明心就在人群中,聽到旁邊的人說話。

“自願原則?每次都這麼說,可上次就是信了自願原則,結果一個月不到,那個家族就消失了。”

“謝家開口了,無論多少都不能少於五百萬,唉,可憐我這小小家族,不知道要去哪裡借!”

“養顏液傳得很神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剛纔有說的那麼亢奮,希望不要騙我們吧。”

……

很多人雖然心有不甘,但不敢得罪謝家,隻能默默承受。

謝家開口剝削,誰敢不從!

見到這般場景,楚明心內心唏噓,終於見到了謝家的強勢。

“這不是**裸的吸血嗎?”葉凡作為一個商界外人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不過總有那麼幾個熱情高漲的人附和著謝家的行動。

楚明心看著眼前眾人,說道:

“之前一直聽聞謝家霸道,還真是百聞不如一見,連產品都冇拿出來,就開始攬錢,這些人還不敢反抗。”

站在最前麵的人開始說話。

“我出資一個億,我相信謝家能帶我們賺大錢,我看好這個產品。”

說話的是一位中年男子,他所在的家族僅次於謝家。

有了第一個人開口,馬上就有第二個。

“我出一點五個億。”

“我出五千萬。”

“我家出三千萬。”

……

下麵的人開始喊話,聲音一個比一個大,希望以此博得謝誌凜的關注。

他的目光也一直都隨著聲音到處看。

好一會兒,擺了擺手,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