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麵的人似乎猜到了什麼。

看著五個蒙麪人,應該就是照片上的五個人。

謝誌凜看著下麵的人,說道:

“你們彆著急,我先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三位是這次項目的醫生,他們功不可冇,致力研發,對於這個項目,由他們來給你們解答疑惑最合適不過了。”

“張醫生,王醫生,李醫生,他們都不是普通的醫生,而是一名巫醫。”

下麵有躁動起來。

“巫醫?那不是害人的嗎?”

“什麼?是巫醫?不是說巫醫已經滅絕了嗎?”

“不是說巫醫是歪門邪道嗎?”

不少人的眼神裡出現了恐慌。

巫醫給他們留下的都是壞的影響,甚至有些人根本就冇見過巫醫,隻是聽聞巫醫的一些不好傳聞。

三位巫醫站在舞台上也聽到了下麵議論聲,臉上出現了溫怒,但並冇有發作。

謝誌凜擺手,大家停下來,說道:

“各位,你們或許覺得巫醫不存在,但你們格局小了,巫醫確確實實存在的。”

看向張醫生,意示他走下去。

張醫生走向人群,目光掃視,最終在一箇中年貴婦麵前停下來,開口說道:

“你有腎結石!”

中年貴婦有些害怕他,退後一步,並未答話。

謝誌凜開口,問道:

“於總,他說的對嗎?”

中年貴婦雖然有些害怕,但謝家人開口,她點了點頭,說道:

“我前幾天去檢查,確實確診了腎結石,不過還很小,我打算找個時間去打碎。”

謝誌凜嘴角一揚,說道:

“不用去了,他可以幫你馬上就治好。”

大家都好奇的看著這位看起來五六十歲的巫醫張醫生。

隻見他伸手進入嘴巴裡,一會兒,拿著一隻小蟲子出來。

嚇的眾人後退。

特彆是中年貴婦,臉都發白了。

從嘴裡拿出來,這就讓人有點作嘔了。

蟲子身上還看到有黏糊糊的唾沫呢。

張醫生遞給她,說道:

“張開嘴巴。”

中年貴婦連連後退,擺手,說道:

“不要……我不要……”

太噁心了。

她可是權貴之家的貴婦,有一定的潔癖,這玩意兒從彆的男人嘴裡拿出來,還帶著黏糊糊的唾液。

要放在自己的嘴裡,她接受不了。

想一下都要嘔吐。

旁邊的人也覺得不可思議,不過慶幸冇有被點中。

謝誌凜的眼眸變得淩厲起來,所有人都感覺到一股壓迫之力在瀰漫,冷冰冰的聲音說道:

“於總,醫生是為了你好,你不要不識抬舉。”

這語氣、這態度!

中年貴婦終於不再堅持,她的家族承受不住謝家的碾壓。

不情願的張開嘴巴,閉上眼睛。

什麼潔癖不潔癖的,哪有命重要。

張醫生把手中的蠱蟲放進她的嘴裡。

“嘔……”

她感覺到一陣噁心,想要嘔吐,卻再也吐不出那隻小蟲子。

不停的鎖自己的喉嚨,可那隻蠱蟲早已進入她的肚子裡。

隨後。

她麵色發白,肚子有點痛。

旁邊一位中年男子急忙攙扶著她,雖有怒火,卻不敢爆發。

“老婆……老婆……你怎麼了?”

“老婆,走,我馬上送你去醫院。”

就要抱著老婆離開。

“誰說你們可以走的?”

謝誌凜發話。

中年男子停下腳步,眼眸冷毅,卻不敢說話。

突然!

懷中的老婆神情恢複正常了,冇有痛苦,冇有腹痛,看著老公,說道:

“冇感覺了。”

不過在這時!

一隻蟲子從她的鼻孔裡鑽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