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還不是最要命的,那些所謂的養顏液隻是起到一個輔助的作用,真正發揮作用的是這些機能要保持持續最高負荷運轉,需要用到蠱蟲的催動,所以每個人得體內都會有一隻蠱蟲。”

楚明心聽到這兒,驚呆了。

葉凡又說道:“這些蠱蟲雖然不會傷害人體其他部位,但也是受到母蠱的控製,一旦控製母蠱的人發出命令,那麼此人隨時可以被殺,這些人的生命掌控在他們手中,這纔是最可怕的。”

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估計也是為了避免後續壽命縮短,這些人鬨事,一旦發生不可控的事情發生,直接將人殺死。蠱蟲被控,可以瞬間殺死人,還不好檢查出來。”

目光掃視在場眾人,說道:

“謝家很強大,但一直都蝸居在濱江省,就算是咱們江南省也隻有臨近的幾個市能參與進來。估計也是擔心具體太遠,不好控製,看來謝家做這種事已經很久了。”

雖然隻是猜測,但很合理。

想想都覺得可怕,謝家的行為簡直喪心病狂,慘無人道。

這做法可以說是一舉兩得,一箭雙鵰。

關於這些事,估計也就隻有參與這款產品研發的人才知道,其他家族根本不知道。

紛紛在為這樣逆天的產品驚呼,興奮。

這對於他們來說確實是穩賺不賠的生意,肉眼可見的強大。

已經有很多人紛紛注資,參股,坐等分紅。

“我十億,我要參股十億。”

“我這邊兩億,這款產品一定會轟動整個世界的,以後就等著收錢。”

“謝總,這是我們剛向銀行貸款的合同,一共三億,還冇到賬,不過應該就在這幾天,我們可以簽署合同,一到賬,直接劃到謝家賬戶。”

“嶽父,這個生意穩賺不賠,我親眼所見,返老還童,你一定要相信我,我這邊需要的不多,一個億,我自己出三個憶,你說我老丈人,我纔給你這個機會的。”

“表姐,謝家的實力不還不信嗎?你也是在濱江省呆過的人……好,三個億,你讓姐夫快點,時間不等人……”

……

很多人開始各處籌錢,似乎進入了一種癲狂的態度。

甚至有人直接抵押資產,找各種親戚借錢。

看到這些人瘋狂的摸樣。

楚明心內心很複雜,想要揭穿,但她冇能力,而且不想惹事。

葉凡對這些爭搶著要投錢的人冇多大興趣,他唯一關心的是作為醫者,看著這樣的產品流入市場,謝家隨意殺人而感到憤怒。

“楚總,現在正是表現的時候,你不表現一下?”郭總走過來,滿臉笑容,覺得這個機會來之不易。

他算是眾多家族中,對楚明心比較有好的,這時候過來提醒,有錢一起賺。

楚明心看著他,猶豫了一會兒,說道:

“郭總,你投了三個億?據我所知,你們郭家的資產加起來也就一個多億……”

郭總笑了笑,說道:“我找親戚借了點,銀行也貸了一些,這回定要狠狠賺一筆,就算謝家拿一部分傭金,但分到我們手中的也不會少,三年必定能回本,這可是必將震動世界的產品。”

楚明心想說點什麼,但又不知該如何勸說這麼一個正上頭的人。

葉凡看了看眼前的男人,說道:

“想必這位就是郭總嗎?我老婆提起過你。”

郭總有些詫異,看向楚明心,道:

“他是你老公?”

楚明心愣了一下,說道:

“他是我名義上的未婚夫……長輩定下的封建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