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總,我叫張國生,希望日後我們有合作的機會。”

楚明心禮貌性的跟他握手,說道:

“張醫生好,我叫楚明心,我也對傳說中的巫蠱之術充滿好奇,希望日後能合作。”

說完話,手就分開了。

站在一旁的葉凡眉頭一皺,眼眸變得淩厲起來,快速伸手過來,抓住楚明心的手腕處。

體內的氣流已經在運轉,指縫隱藏著一枚銀針,紮進老婆的手臂。

楚明心感覺到他抓得有點緊,手臂傳來輕微的刺痛,不解的看過去,隻見葉凡對她點了點頭。

葉凡看向張醫生,說道:

“張醫生,巫蠱之術分為巫和蠱,巫是控製,牽製方麵的禦蠱、蠱是蠱蟲,你在這方麵的造詣似乎並不是很高啊!”

張國生看著他,眼眸變得有些淩厲起來,說道:“你是?”

葉凡靠近楚明心,說道:“我是她的未婚夫。”

“未婚夫?”張國生眼眸裡有幾分詫異和失落,同時也出現了一縷譏笑,說道:

“也就是說你們還冇結婚,我看你對巫蠱之術似乎有所瞭解,以前學過?”

葉凡淡淡說道:“學過一丟丟。略懂一點。”

張國生馬上露出鄙夷,說道:

“巫蠱講究天賦,更講究經驗的積累,年紀輕輕就敢對我評頭論足,年輕人,爭強好勝可不是好事。”

葉凡還想說什麼時!

謝誌凜開口了,說道:

“楚總,我看你臉色好像有點不太好,是不是不舒服啊?我讓張醫生給你看看?”

楚明心確實有點不舒服,不過那是在手臂上,好像有東西在手臂皮膚內鑽,啃,還有點刺痛,有點像是蚊子叮咬,並不難受。

隻是這人突然說著話,有點奇怪。

加上葉凡那隻手還抓住自己的手臂,想到了什麼,餘光看了一眼張醫生,說道:

“冇事,就是有點點不舒服而已,我未婚夫是醫生,回去之後,他會給我看的。”

謝誌凜有些微愣,這顯然不是他想要的結果,繼續說道:

“那麼命名權的事,我想楚總應該已經想好了吧?”

葉凡手中的酒杯晃著晃著,突然濺出一點在楚明心的肩膀禮服上,他趕緊拿出紙巾,湊近過去,說道:

“去洗手間,走,我帶你去洗一下。”

不由分說,拉著楚明心離去。

謝誌凜想要喊住,但已經來不及了。

楚明心總覺得有事,但葉凡不方便說。

兩人走向洗手間。

“葉凡,到底怎麼回事?”

葉凡停下腳步,看了一下四週五人,把她的禮物袖子往上拉一點,拿出一枚銀針,刺破她那細嫩的皮膚。

啪!

輕輕一拍她的手臂。

一個小小的東西蹦出來。

快速抓住,放在她的麵前,攤開手掌,一隻小小的蠱蟲在蠕動。

“這……”楚明心頓時嚇得臉色蒼白,退後幾步,再看看手臂上的小小血孔,道:“我什麼時候中的招?”

葉凡說道:“你跟他握手的時候,這種蠱蟲叫心意蠱,可以控製人的精神,會影響你的判斷,你會不知不覺的被控製,從而做出自己不願做的事。”

“這種蠱蟲都是被本命蠱控製的,那隻本命蠱應該就在張國生的體內,他會慢慢利用本命蠱操縱這隻蠱蟲,操縱你的思想。”

楚明心震驚了。

心有餘悸,冇想到自己已經不知不覺間中招。

深呼吸,冷靜下來。

一會兒,說道:

“葉凡,你說的風雨是什麼?我需要知道你的計劃,我可以配合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