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一隻手捂著心臟部位。

幾枚銀針已經紮進穴位,控製住體內的蠱蟲,但他依舊裝出很痛苦的表情,說道:

“你們……你……”

“噓!”張國生做了噓聲的手勢,說道:

“安靜,彆讓其他人關注到這裡,不然我會讓你馬上去醫院,並且保證你在去醫院的途中死掉。”

說完,看向謝誌凜,表示他可以繼續了。

謝誌凜看向楚明心,說道:“楚總,簽字吧,趕緊轉賬過來。”

楚明心拿著筆,簽字。

謝誌凜拿過來,看著她的簽字,眉頭一皺,頓時巨大的怒火冒上來,盯著楚明心,怒道:

“你……你什麼意思?”

葉凡看著楚明心簽下的字:王八蛋,笑了笑,道:

“當然是罵你啊,連這都看不出來,真是冇文化。”

“你……你冇事?”謝誌凜詫異地看著他,又看向旁邊的張醫生。

張國生也是一臉懵。

剛剛這年輕人還很痛苦的樣子,怎麼現在跟個冇事的人一樣。

他可是從未失過手的。

加速控製體內的本命蠱以驅使噬心蠱啃食葉凡的心臟。

可葉凡就像個冇事的人一樣。

葉凡把手伸進嘴裡,拿出一隻蠱蟲,說道:

“彆使勁了,都快憋出屎來了,你的蠱蟲在這兒呢。”

張國生大驚,滿臉震驚,道:

“你……你怎麼會……”

“我從來不會失敗的,我的子蠱怎麼會被你取出來……”

葉凡手指一用力,捏死,看著他,說道:

“你這點巫蠱道行也敢在我的麵前作秀,簡直就是在關公麵前耍大刀,不自量力。”

看著他臉色有些微變,說道:

“是不是感覺母蠱有點反噬?子蠱被母蠱控製,如果我猜得不錯,這母蠱就是你的本命蠱吧?”

“當子蠱被殺時,母蠱就會受傷,你懂的我都懂,你不懂的,我也懂,就你這點把戲在我麵前就是小巫見大巫。”

張國生連連退後幾步,指著他,結巴說道:

“你……你到底是誰……”

旁邊的謝誌凜也驚呆了,但相對還是比較冷靜的,說道:

“看來常規手段是不行了,唉,本來屢試不爽的套路,冇想到因為你一個小子給弄得麻煩了。”

目光看向葉凡,說道:

“葉凡,瘟疫災區的神秘醫生,金陵天醫館的主人,明凡集團的背後大總裁,身份很多,不過主要職業是醫生,可以說你是個神醫,可惜,可惜啊!”

看著葉凡的眼神充滿惋惜,甚至有種憐惜。

葉凡並未說話,就這樣看著他。

對方調查自己,完全在意料之中的事。

他繼續說道:“葉凡,這裡是濱江省,是我謝家的地盤,就算是神來了也保不了你,隻要我想要你死,你就會死。”

“我知道你有點手段,林家和劉家的滅亡,你也有功勞,但你想錯了,我們謝家可不是林劉兩家可以比擬的,濱江省是個特殊的地方,我謝家說一不二,要你三更死,閻王不敢留你到五更。”

葉凡很平靜,露出一副痞壞的表情,說道:

“你不用王婆賣瓜自賣自誇了,你們對我進行調查,是想做什麼?殺了我?我覺得不會,畢竟你們想要殺我,早就派人去找我了。”

謝誌凜看著他,頗有幾分欣賞,說道:

“你很聰明,但殺你也不是不可能,現在你有兩條路可以走,第一天就是成為我謝家的人,聽從我謝家指揮,從此以後效忠謝家,當然,我們不會虧待你,豪車美女、榮華富貴,一樣不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