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壯年男子張開大嘴,臉色有些慌,急忙說道:

“賀神醫,你不會騙我吧?”

賀宏盛猶豫了一會兒,堅決說道:“難道你還不信我嗎?我出來行醫……我不僅代表我自己,更是會影響到我爺爺的聲譽,我豈會那這個開玩笑。”

壯年男子一下子怕了。

賀宏盛聲名在外,可信度極高,當即說道:

“賀神醫,你一定要幫幫我,幫幫我啊!”

賀宏盛抓住他的手,說道:

“你放心,我一定會幫你的,對我來說不是什麼大事,馬上給你施針,你去那兒躺好。”

那人乖乖聽話。

林耀北見狀,當即來到直播手機麵前,大聲說道:

“大家看到冇?這個葉凡就是個庸醫,人家都要不孕不育了,居然啥都看不出來,這是要讓人斷子絕孫的節奏啊,你們說,這種人是不是很歹毒?”

“家人們,這種人是不是不配在醫學界待著,你們都認清楚他的嘴臉,他就是個庸醫。”

直播間裡反應很強烈。

很多人紛紛發來彈幕,密密麻麻的。

“林二少,剛剛他可是救了一個人,你不能這麼說啊,他還是有點真本事的。”

“我估計剛纔那人是瞎貓碰到死耗子,他不可能永遠這麼幸運,這種人不配呆在金陵,不配呆在醫學界,禍害!”

“我建議,把此人趕出金陵。”

直播間一下子分成兩派。

一派是支援葉凡,認為他有真才實學,一派是要趕他離開的。

現場的眾人也一下子分成兩派,不過相信賀宏盛的人更多一些,若不是有第一個大漢在這兒,估計冇人會相信葉凡的醫術。

“葉凡庸醫,趕出金陵!”

“葉凡庸醫,趕出金陵!”

“葉凡庸醫……”

不知誰喊的口號,一下子所有人都紛紛跟上。

還挺押韻的,氣勢不斷攀升,恨不得現在就將葉凡趕出去。

葉凡隻能苦笑著,看著賀宏盛給病人施針。

突然眉頭一皺,快速伸手過去,抓住他的銀針。

賀宏盛頓時不爽,瞪著他,說道:

“你要乾嘛?”

他對自己的醫術有絕對的信心,更討厭在自己施針時被人打擾。

葉凡嚴肅說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這裡是璿璣穴,你之前下針的那些穴位對腎臟根本就冇有任何關聯,隻不過不會對人體造成任何傷害,我也就不說話,可你這一針下去,會引發他胸中氣逆,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的。”

賀宏盛頓時愣住了。

這人確實冇病,但為了裝裝樣子,在一些無關緊要的穴位上施針。

反正除了葉凡,冇人會醫術,不會被揭穿的。

冇想到居然被葉凡阻止。

“璿璣穴生髮清氣,洗滌呼吸係統,後循任脈,上通天突,怎麼可能會出問題。”賀宏盛絲毫不理會他,甩開他的手,堅持紮下去,繼續說道:

“你一個鄉野村醫也敢來指導我,你真的以為你的醫術會比我高?”

葉凡搖了搖頭,拿起三根銀針,夾在指縫中。

“嘔……”

突然!

病床上的人身體一顫,吐出一口白沫,整個人開始快速抽搐。

圍觀眾人嚇了一跳。

連那邊正在熱情直播,不斷詆譭葉凡的林耀北都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