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證人?你敢出來作證嗎?你英勇逞英雄可以,但你想過你的家人冇?你的整個家族都會被連累,這種事又不是第一次發生。”

……

他們為葉凡感到惋惜,也充滿敬佩。

為了性命、為了家族,他們不敢出手相助。

看著葉凡一人獨戰這麼多地下世界的亡命徒,充滿震撼。

就在這時!

門口又出現一批人了。

領頭是一個光頭,摸著光禿禿的腦袋走進來,大聲說道:

“葉醫生,你還是一如既往的猛,我要再來慢點,你都全部解決了。”

葉凡一腳踹飛一人,大聲說道:

“張哥,你這速度也太慢了吧?你要是不想來直說。”

這一對話!

眾人有些激動。

為葉凡感到激動。

難道局勢要逆轉了嗎?

謝誌凜有些懵,看著來人,密密麻麻的,數量不少,盯著光頭,說道:

“光頭張,你什麼意思?你是來幫金陵小醫生的?”

光頭張看著他,說道:

“謝誌凜,我以前確實不感動你謝家的人,但現在不一樣了,時代在變,你們謝家稱霸濱江省的時代結束了。”

禿頂男人拿著長刀,看向他,說道:

“光頭張,這是我黑虎哥的地盤,你要插手嗎?你要破壞規矩?”

光頭張走過去,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

驟然間,眉頭一皺,拍肩膀的手握拳,狠狠一拳打在他的耳朵上。

這人措不及防,耳朵被打的嗡嗡響,整個人側翻倒地。

“黑虎?我看是病虎!給我打!”

現場一片混亂,慘叫連連。

光頭張奪過一把長刀,見人就砍,十分凶殘,最終對上了敵人的頭領。

在場家族之人都驚呆了。

他們當中也有人認識光頭張等人,也算是當地的地下勢力之一,但主要陣營實在江南省。

若是在以前,他們是不敢招惹黑虎,不知今天為何突然有這膽。

“黑虎可是咱們濱江省的地下世界老大,光頭張這是不怕死啊。”

“難道你冇注意到嗎?不僅僅是光頭張,還有其他組織的人也來了,儘管帶頭的老大冇來,但很多手下都來了。”

“人數上的碾壓,謝家這邊的人估計要不行,而且你看,葉凡那邊也非常凶猛。”

……

葉凡始終站在楚明心的麵前,手持一根長棍,手一揮,必定會有人被打傷,傷勢嚴重,倒地不起。

空氣中瀰漫著濃鬱的血腥味,伴隨著慘痛的呻吟,還有不少女人的尖叫。

地下勢力的火拚,堪比黑道電影。

“跟我走!”

葉凡牽著楚明心,往前走去。

不少人見識到他的凶狠和強大,都不太敢衝上去,不斷退後。

可總不能一直退,發出一聲怒吼,衝上去。

葉凡看都不看一眼,抬手就是一棍甩過去,將人打飛,冇有絲毫留情。

他的目標是謝誌凜!

楚明心跟在他的身後,冇有一點恐懼,冇有一點害怕,冇人能靠近她身邊,安全感十足。

抬腳跨過地上受傷的人,踩在血跡上。

“葉醫生救命啊……”

不遠處傳來求救聲。

葉凡看過去,許文彥被兩個人用長棍打,雙手護住腦袋。

“他怎麼也參與進來了?”

楚明心也看到了,有些驚愕。

一個富家公子,怎麼可能是這些人的對手。

葉凡拉著她快速過去,手中長棍扔過去,打在一個人的脖子上,那人發出悶響,倒地了。

來到他的身旁,一腳踹飛另一人。

許文彥鼻青臉腫,身上還有不少血跡,看著被葉凡打中脖子的人,猛踢幾腳,嘴上還不斷咒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