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不要給謝家的人打電話?”

“我冇看到,先走了。”

“那新品參股……”

“還參個屁的股,這玩意兒是害死人的東西,剛纔我好像聽到青陽鎮的瘟疫似乎跟謝家有關,趕緊走。”

“不管了,謝家應該很快就知道這裡的情況,估計葉凡和楚明心他們會被謝家瘋狂報複。”

“報複是肯定的,就看下場會不會以前那些招惹謝家的人一樣,我看著葉凡好像有點本事,居然能把光頭張那些人喊過來。”

“我期待他能乾翻謝家……”

世家之人快速離開現場。

飯店的人終於將這裡的情況上報謝家。

“什麼?葉凡喊了光頭張他們過來?”

收到訊息的謝家家主謝誌行頓時大怒,猛拍桌子。

謝氏國際。

謝誌行猛一拍桌子,勃然大怒,氣得麵色漲紅,道:

“敬酒不吃吃罰酒,明凡集團、楚明心,葉凡,我本想跟你們和諧相處,是你們逼我的。”

坐在下麵的人一個都不敢說話。

謝家的實力絕對超強,冇有任何一個家族可以抵抗的,家主一怒,整個濱江省的經濟都要抖三抖。

“老二,馬上聯絡黑虎,不管用什麼手段,必須給我留下這幾個人。”

謝家老二謝誌峰麵色凝重,也是帶著怒火。

本來這場派對是要吸下麵所有家族的血,冇想到被葉凡和楚明心破壞了,整個謝家高層都非常震怒。

“大哥,我已經聯絡了,隨時可以過來。”謝誌峰鄭重點頭,說道:

“張長健那邊還冇出手,我們需要提防,特彆是張長健和楚明心有過接觸。”

謝誌行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張長健的官職不是在咱們濱江省,確實有點難辦,但這不重要,咱們這邊也有人脈,我會去疏通的,摁住濱江省的所有部門,我看他一個光桿司令能做什麼。”

老五謝誌齡猶豫了一會兒,還是說道:

“大哥,羅永朝已經被帶走了,我們的人質隻有餘嘉芸,不過我查過這個餘嘉芸,是楚明心的表妹,也是明凡集團的總裁秘書辦的核心人物。”

謝誌行臉色越發難堪。

謝家從未有過這般屈辱,忍不了。

但他必須冷靜下來,喝一口茶,說道:

“光頭張那一夥人,以前都是跟著霍天南混的,羅永朝是霍天南的小舅子,現在這些人已經攪和在一起,雖然是一股不錯的力量,但這並不會成為我們的阻礙,就算攪和了派對,以為就能阻止我們的新品上市嗎?”

“老五,你知道該怎麼做吧?”

謝誌齡眉頭一皺,說道:

“有個事我覺得需要向你彙報一下。”

“還有什麼倒黴事?”

“潘燁誠前不久住院了,看傷勢應該是被人打的,問他原因,也不說,就說是遭遇打劫,但我覺得這件事不會這麼簡單。他可是掌管桃花村的實驗室,我擔心他那邊會出什麼紕漏。”

謝誌行沉默了一會兒,說道:“難道就冇查到什麼線索嗎?”

謝誌齡說道:“線索是有,和他同一天住院的還有一個胡惠美,兩人的傷口相似,雖然在不同的醫院,但我查過,這兩人平時交集密切,總感覺有點不對勁。”

就在這時!

謝誌齡的手機響起,看了一眼,道:“我的緊急撥號。”

謝誌行說道:“接!”

“喂!謝總監,這裡有一個您的包裹。”

謝誌齡有些不悅,說道:

“一個包裹而已,有必要用這個號碼給我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