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三公歎了口氣,說道:

“我手裡握著一些謝家的命脈,我可以跟謝家談判。”

葉凡站起來,說道: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既然是能讓你許家能在濱江省這麼奇葩的壞境下活下來,我想對你們應該很重要,現在為了我的人拿出來交換,以後就冇有保命的東西了,你還是留著吧,先用我的辦法試試。”

轉身看向楚明心,說道:

“我要去救人,你現在這裡吧,我想許家是濱江省唯一的淨土了。”

濱江省,某個政府辦公大樓內。

這裡坐著身穿製服的十幾個人,其中就有張長健。

不過張長健隻是旁邊最靠前的位置,中間的位置是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坐著。

他渾身散發出一種莊嚴,掃視在場眾人,說道:

“經過上麵的決定,濱江省這種特殊情況必須解除,一個謝家攔住了南方所有的市場,這對國家的經濟發展極為不利,你們在座的也有濱江省的乾部,我知道你們也有難處,所以這次解決這件事,你們不需要參與,按兵不動即可,實行跨省執法。”

“所有的人員都從其他省份調動,我知道你們有些人曾經給過謝家便利,這次的事情你們最好安分點,今天的會議隻有我們在座的人知道,一旦被泄露出去,先從你們查起,後果你們知道的。”

所有人大氣不敢喘。

濱江省的人確實有不少給過謝家好處,也從謝家那邊撈了些好處,這次連中央都驚動了。

看來是要動真格了。

濱江省的位置太特殊了,關乎在南方經濟的發展,這是國家大事,豈能允許一個家族掌控。

上麵的決心不容動搖。

中間的人看向張長健,說道:

“這次張部長在瘟疫災區做出了傑出貢獻,上麵任命你全權解決濱江省的事,給你最高指揮權,希望你不要讓上麵失望。”

張長健站起來,嚴肅說道:

“感謝組織的信任,我一定會竭儘全力,不會讓上麵失望的。讓濱江省恢複良性經濟發展,一切為了國家、為了人民,掃除一切黑惡勢力。”

中間的人擺了擺手,讓他坐下,看向其他幾人,又說道:

“你們幾個都是臨省的負責人,我把你們喊過來,也是為了讓你們配合老張的行動,你們聽從他的指揮,他需要什麼,你們必須滿足。”

四個人站起來,異口同聲說道:

“是!”

中間的人擺了擺手,說道:

“老張,你的手段我也是知道的,這件事辦漂亮了,以後咱們會經常見到,這是一個考驗也是機會,不用我說,你也應該懂得。”

張長健點頭。

他老丈人在上麵幫他說話,想要提拔他,但他也需要有一定的政績,做出成績,才能服眾。

這段時間,老丈人頻繁跟他通電話,告知上麵的想法。

上麵對拔掉謝家這顆毒瘤的決心極大,而且非常重視。

不僅僅是拔掉那麼簡單,還得恢複經濟上的良性競爭,不能再出現這樣壟斷和獨裁現象。

他的工作量會很大,很多細節需要親自過目,親自指揮。

瘟疫災區的情況被上麵表揚,已經有了一次大的政績,這次如果能完美解決,平步青雲,勢不可擋。

這個會議屬於絕密。

相關工作具體部署,上麵的指令,這些人都默默記下。

良久之後!

會議結束。

張長健馬不停蹄的前往許家。

許家是濱江省唯一不臣服於謝家的家族,還是曾經的首富,有足夠強大的力量推翻並且號召全省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