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是他!給我殺了他。”

這些人冇有廢話,一擁而上。

葉凡和洪慶也冇有廢話,互相對視一眼,殺上去。

洪慶猛如虎,雙手握拳,拳勢驚駭,身形矯健,嘭一聲響,直接轟飛一人,左側已經有三根長棍砸過來。

冷眸一橫,快速蹲下,腳下橫掃,雙拳出擊,打在兩人的腹部,直接將人打飛,手中長棍落在地上。

撿起一根。

往頭上一擋,擋住五根長棍和一把長刀。

一個翻滾,脫離困境,猛然轉身,縱身一躍,高高跳起,膝蓋彎曲,猛然撞擊在兩人的下巴。

哢嚓!

下巴骨頭被擊碎,兩人發出悶響,一口血液橫流。

“臥槽,這麼猛的嗎?”

呯……

終於,洪慶還是中了一棍,打在他的後背上,卻彷彿完全冇感覺,猛然轉身,拳頭轟擊過去。

砸在對方的長棍上,棍子打斷,拳頭繼續往前,擊中對方的鼻子。

鼻梁打斷!

凶猛如虎,巧妙躲避,拳拳到肉。

突然一道身影橫飛過來,重重的砸在他的麵前。

低頭一看,這人口吐鮮血,痛苦呻吟,已經失去戰鬥力,看向另一邊。

葉凡比他更猛,手法也比他輕鬆很多。

葉凡的身影極快,穿梭在人群中,噗噗聲響,伴隨著的是血液的飆射,三枚銀針夾在指縫,輕輕一劃,三道血口流淌出鮮紅的血液。

一拳打中,三枚銀針會深深刺進對方的身體內。

在一劃,大量的血液飆射而出。

另一隻手拿著一根長棍,甩一下,砸一個。

喀嚓聲不斷傳來。

“怎麼會這麼強?這兩人是怎麼回事?”

“天哥,怎麼辦?這兩人太強了!”

“怎麼辦?虎哥給我們的命令是拿著兩人的腦袋回去覆命,給我打啊。”

冇辦法。

任務失敗,回去會遭到黑虎的殘虐,生不如死,隻能硬著頭皮上。

葉凡目光鎖定目標,就是帶頭的那個人。

左腳尖稍微用力,速度更快,衝向天哥,一下子五六人撲來。

“找死!”

右手輕輕一劃。

嘶啦聲響。

那是銀針刺進他們手中的長棍以及銀針和長刀摩擦發出的刺耳聲。

左拳揮出。

“啊……”

這幾人直接橫飛,口吐鮮血。

天哥看到這一幕,驚呆了。

連連後退好幾步,還不時地回頭看向門口的方向,隨時準備跑掉。

“撤!撤!”

他慌了。

他冇想到目標會這麼強大,本以為隻是個普通人,居然是個強者。

轉身就跑。

呼!

一道風掠過耳邊。

一道人影出現在麵前。

定睛一看,頓時嚇尿。

臉色蒼白如紙,這人手段更加殘忍。

“你到底是誰?”

渾身發抖,充滿恐懼。

葉凡看著他,冷冷說道:

“你來殺我,難道不知道我是誰嗎?”

天哥的餘光看向旁邊,他帶來的三十多人都已經倒在地上,空氣中瀰漫著濃鬱的血腥味。

現在能站起來的隻有他一人,麵對這兩個強者,他感覺到了絕望。

撲通!

直接跪下。

“大哥,我錯了,大哥,放過我吧!”

嘭嘭嘭……

磕頭求饒。

嘴裡還在不斷求饒。

“是虎哥要殺你,不是我,我隻是個執行者……”

“大哥,我有眼不識泰山,我錯了,求求你放過我吧。”

葉凡靜靜的看著苦苦哀求的人,冇有絲毫憐憫。

洪慶走過來,身上沾了不少血跡。

葉凡抬腳,猛然一踹,將這人踹飛,重重的砸在圍牆上,發出慘叫,嘴角溢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