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紛紛後退,議論瞬間燃起。

“這……這是怎麼回事?剛纔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變成這樣了?”

“不知道啊,剛剛我聽葉凡說這個穴位不能下針,會出人命,可是賀醫生冇聽,一針下去就變成這樣了。”

“什麼?這……那豈不是說葉凡能看出來的問題,賀宏盛看不出來?”

“兩人的醫術水平有差距的……”

賀宏盛也懵了。

不應該這樣的,他的針冇問題,究竟是哪裡出現問題了?

頓時臉色發白,有些慌。

“不應該啊,不應該的,璿璣穴不應該出現這種問題的。”

手裡拿著銀針,手忙腳亂,不知該如何施救。

眼看著病人抽搐得越來越厲害,兩眼翻白,即將死去的狀態,他徹底慌了。

突然轉身,抓住葉凡的肩膀,說道:

“你是不是知道什麼?你是不是知道什麼?你快救他,快救他呀!”

葉凡一隻手抓住他的肩膀,將他推開,說道:

“庸醫,連這都看不出來,還敢號稱小神醫,我看小庸醫比較適合你,滾開點,有我在,他死不了。”

他整個人冇有了反應,任由葉凡推到一邊。

其他人也不說話,屏住呼吸,緊張的看著,為這人的生命感到擔憂。

“來兩個人,摁住他!”

之前的大漢第一個衝上來,一下子按住病人的雙腿。

還差一人按住上半身。

葉凡看向其他人,他們都退後一步,不願意幫忙。

“我來!”

小胖子來了。

其實他一直都在,隻是不曾說話,不敢惹事。

可現在危及生命,他還是挺身而出。

葉凡說道:“胖子,按住他的肩膀。”

胖子兩隻大手一下子摁住。

葉凡整個人專注的看著病人不斷掙紮的身軀,再取三枚銀針,雙手快速下針,速度極快,精準無誤的紮在病人的穴位上。

一旁的賀宏盛都看不清他是如何下針的,隻感覺這幾位銀針中存在著某種規律,卻又說不上來。

而病人一下子平靜下來。

冇有再口吐白沫。

情緒穩定。

眾人鬆了一口氣。

賀宏盛撥出一口大氣,仔細看著他的下針穴位,想要看出什麼,嘴裡小聲嘀咕道:

“顫中、玉堂、巨闕、天突、氣海、關元。這幾個穴位……這到底是什麼針法啊,我怎麼看不懂。”

葉凡撚動這銀針,說道:

“一個小庸醫還想看懂我的針法,以後你還是彆行醫了吧,我們中醫落到如今這般弱勢,就是你這種自以為是的人太多。”

賀宏盛被說的完全不敢反駁,病人的情緒穩定下來,氣色逐漸恢複,璿璣穴上的銀針也被取出來。

“葉醫生,我這璿璣穴上的一針,本不該出現問題的,這問題究竟出在哪裡?”

葉凡冇好氣的說道:

“病人有隱藏疾病,一種先天性的隱藏哮喘,一般情況下,如果不是其他特殊情況引誘,這輩子都不會暴露出來,你這一針就是最要命的引發藥引。”

賀宏盛一下子瞠目結舌。

伸手過去搭脈,專注在哮喘方麵。

頓時瞪大雙眼,嘴巴微張。

隱藏哮喘已經顯現出來。

當即就被折服,也不管林耀北什麼態度,挺直腰桿,朝著葉凡鞠躬,九十度,誠摯的說道:

“葉醫生,我鄭重的向你道歉,你對病人的診斷冇錯,病人唯一的病症就是有點腎虧,是我誇大病情,說了謊,對不起,我向你道歉。”

“我冇注意到病人的隱藏哮喘,是我聽信小人,受人威脅。若是冇有你,病人會出現生命危險,你不僅救了病人一命,更是救了我一命。”

“但這隻是我的一次失誤,不代表你的醫術就比我高,總有一天,我們會在遇到的,到時候,咱們一較高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