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道士出手。

身影快速移動,雙手結印,周圍的空氣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四周泛起黑氣,叢林變得陰森起來。

惡犬們見狀,四處亂竄,驚恐的逃跑。

大家見狀,終於鬆了一口氣。

施展道法的道士冷笑說道:

“一群畜生而已……額……”

話音未落,截然而止,雙眼大瞪,難以置信的看著心臟部位的一把飛刀,已經穿透心臟,血流不止,一身道袍逐漸被染成紅色。

血腥味瀰漫開來。

施展的道法也瞬間中斷。

“嗷嗚……”

一條惡犬不知從何處快速撲來,將這人撲倒,張開襂人的大口,露出長長的獠牙。

噗……

直接咬斷這人的喉嚨,鮮血狂飆。

惡犬叼起腦袋就跑了。

惡犬的動作之快,令旁邊的人完全反應不過來。

看著無頭屍體,大家都有些慌。

“還有人……大家注意,有人隱藏在暗處!”

“來人不知正門進來的兩人,這些惡犬不是突然出現,是有人帶過來的……”

“明顯是訓練有素的惡犬,這都敢撲上來。”

“想要解決惡犬,就得把背後之人找出來。”

“快,啟動道法,蠱蟲尋人……”

十幾個巫醫和道士慌張了。

小心翼翼的巡邏,以蠱蟲開路,道士們不斷雙手結印,嘴裡唸唸有詞,啟動早就埋藏在叢林中的陣法。

“嗷嗚……”

道法所現之處,惡犬驚慌逃離。

四麵八方時不時傳來樹葉的騷動和背影的亂竄。

“啊……”

又有一個人犧牲。

聽這慘叫聲,他們都有些怕。

這邊的訊息已經傳回彆墅。

黑虎站起來,龐大的身軀看向四周叢林。

天快要亮了,但依舊是烏雲密佈,東方冇有光。

一切似乎都被黑暗籠罩著。

身邊已經出去很多巫醫和道士,留下大部分戰力超群的打手,都是跟隨他多年的老人。

掏出手機,撥打電話。

“謝總,這個葉凡到底是什麼人?”

那邊傳來謝誌行的聲音,道:

“虎爺,你那邊還冇解決?不應該啊,你有巫醫、有道士,想要解決葉凡,應該是很簡單的事纔對啊。”

黑虎再一次聽到叢林裡傳來慘叫聲,大聲說道:

“我問你這個葉凡是什麼人?為什麼會有一大批惡犬來幫他?”

“惡犬?什麼惡犬?”謝誌行有些懵,說道:

“關於此人的資料我已經發給你了呀,他就是一個醫生,有點戰力,但戰力在巫醫和道士麵前可以忽略不計的吧,彆告訴我你對付不了。”

“臥槽尼瑪!”黑虎爆了句粗口,掛斷,看向眼前八位超級打手,說道:

“你們都是地下世界的王者,絲毫不比歐美的雇傭兵差,現在你們八人同時出動,所有人都隨便你們指揮,務必給我把葉凡的腦袋拿過來。”

八人眼眸如刀,肌肉緊繃,條紋清晰的肌肉突起,抱拳,道:

“是!”

八人出發。

一路走出去,餘光看向彆處,那些人紛紛跟過來。

以八人為首,一大批人密密麻麻的跟過來,走向正前方的瀝青路,迎接葉凡和洪慶去。

這八人在黑虎身邊被譽為八大金剛,所向披靡,黑虎能成為濱江省地下世界的王就是靠他們打出來的。

都是實打實的強者,同時也是下麵這些追隨者的偶像。

每一個都戰力超凡,一拳能打死一頭母牛。

一群人走出去,氣勢恢宏,頗有千軍萬馬之大勢。

“啊……”

一位道士的重傷之軀被重重的砸在眾人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