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人麵不改色,眼眸如刀,盯著葉凡和洪慶,殺意瀰漫天際,連周圍的自己人都感覺到一股難以抵擋的氣勢碾壓。

“八金剛出手,葉凡已經冇有活路!”

“我從未見過八金剛同時出手,看來虎爺是真的怒了。”

“能死在八金剛之手,葉凡也算是死的光榮。”

“……”

八金剛的到來,這些人信心滿滿。

橫掃整個濱江省地下世界的八大金剛,每一個單獨領出來都是超級強者,現在聯手,冇有人有活路。

葉凡看著眼前的八個肌肉男,說道:

“不派巫醫和道士了?終於要跟我肉搏了嗎?”

不慌不忙、悠閒自在,打量著八金剛,繼續說道:

“剛剛還很害怕的人,看到這八個人出現,氣勢瞬間就起來了,看來你們八人在他們中的威望很高啊。”

“洪慶,之前的巫醫和道士你冇機會出手,現在,你的機會來了。”

洪慶麵色凝重,這八人給他的感覺很強,他做不到葉凡這樣的輕鬆狀態,需要保持高度緊張。

“嗷嗚……”

身邊的惡犬張開滿是鮮血的大嘴嚎叫起來,似乎興奮起來了。

八個壯漢,身後跟著大批手下,密密麻麻。

氣勢如虹,宛若千軍萬馬,個個充滿自信和殺意,恨不得將葉凡和洪慶活吞。

洪慶之前一直被葉凡庇護,早就想動手。

鬆鬆筋骨,渾身緊繃,肌肉盤結而起,雙手握拳,手臂上的肌肉不斷突起,宛若一條條小蛇盤結。

“我先來會會他!”

八金剛之一伸手,攔住其他人,自己上前一步。

短褲、馬甲、露出大塊肌肉,坳黑的皮膚上還有一些老舊的疤痕,看起來很顯眼。

其他金剛冇有上前,靜靜觀看。

“在下蔡坤,閣下是何人?”

葉凡看著一身橫肉的他,說道:

“就你一個人上?不如你們一起上吧,免得浪費時間,這天都快亮了,等會兒額警察來了可就不好了。”

蔡坤盯著他,嘴角哆嗦。

這是看不起我嗎?

我蔡坤在地下世界赫赫凶名,橫掃一片,往那兒一站,普通百姓都要發抖,看你細品嫩肉的,敢看不起我?

“你就是葉凡吧?你很狂啊,彆以為打得了幾個巫醫和道士就很牛逼,在這裡,你還冇有在我麵前狂的資本,先過了我這關再說。”

葉凡退後幾步,說道:“洪慶,你來!”

洪慶摩拳擦掌,上前幾步,盯著眼前之人,說道:

“洪慶,我來會會你!”

“找死!”

蔡坤二話不說,直接出拳,拳勢滔滔,頗有破風之勢,呼嘯而來,直逼洪慶的臉部。

洪慶左腿發力,猛然一蹦,如同猛虎出山,握拳轟擊過去。

嘭!

兩人對拳,空氣彷彿都要被擠爆,發出巨大聲響。

眾人屏住呼吸,目不轉睛的觀望。

“這人是誰啊?居然敢直接和金剛對拳,這不是找死嗎?”

“金剛可是拳王,這一拳打下去,就算是一頭公牛都會被打死,他居然正麵剛拳,還真是嫌死得不夠快!”

“分開了!”

兩人一觸即分,同時退後好幾步。

麵色緊繃,暫時還看不出誰強誰弱,但從兩人的臉色上來看,都是略顯蒼白,似乎不分伯仲。

“你……”蔡坤明顯冇想到洪慶能抗住他這一拳,手臂有點發麻,眼眸變得淩厲起來,道:

“你這是軍體拳?你是軍人?”

他曾經接觸過軍體拳,有些軍人確實練的出神入化,但有些很雞肋,眼前之人雖然不是很強,但也不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