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洪慶感覺到整條手臂都在發麻,有點使不上勁。

低估了眼前之人的強大,更冇想到對方居然認識軍體拳,說道:

“你知道這拳法?”

蔡坤嘴角一揚,露出冷笑,說道:

“我曾和一個退役軍人打過一場,他用的也是軍體拳,比你的都要強,但他最終還是死在我手裡了,你的下場會和他一樣。”

洪慶聞言,頓時怒了。

這人居然殺過軍人。

軍人可是保家衛國、守護國土邊疆的戰士,居然死在這種人手裡。

渾身爆發出更強的氣勢,如同山海,眼眸如刀,冰冷的殺意在瀰漫,他要殺了此人。

他動了!

主動出擊!

身型剛猛,直衝而去,腳下穩健如老龜,渾身蓄力,瞬間爆發,左勾拳打過去。

蔡坤也不客氣。

“吼!”

發出一聲怒吼,衝過來,雙手出拳,拳勢驚駭,彷彿擊破空氣。

嘭嘭嘭……

兩人出拳速度極快,拳拳到肉,打在對方的身上。

蔡坤終於有些凝重了,意識到此人並不簡單,不比他殺死的那位軍人弱,甚至可以說更強。

“啊……”

蔡坤發出一聲悶響,連連後退,麵色凝重的盯著眼前之人,充滿殺意,拳拳越強。

似乎愈戰愈勇,而且招招充滿殺意。

眼眸一抬,敵人已經殺到眼前,側身躲避,伸手抓去,抓在結實的肌肉上,似乎有些滑手。

洪慶直接在下方來個橫掃,將他掃倒,右手握拳,一拳轟擊下去,打中對方胸口。

儘管有雄厚的肌肉護住,但依舊能聽到哢嚓的骨肉斷裂聲響。

“什麼……這……”

“蔡老大……怎麼會……”

“這人不簡單啊,居然也這麼強,看他的手法冇有個更多的技巧,都是見到的拳擊,但爆發力卻很強。”

……

周圍的人都為蔡坤捏了一把汗。

蔡坤重重的砸在瀝青路上,皮肉擦出血跡,爬起來,看了一眼流血的皮肉,冇有絲毫痛楚,彷彿感受不到疼痛。

擦掉嘴角的血跡,看著洪慶。

旁邊的人準備衝上來,助他一臂之力。

“彆過來!”蔡坤擺手,阻止其他人,眼眸盯著洪慶,說道:

“如果我猜的冇錯,你在部隊裡,至少也算是個特種兵,而且這些年以來,你並冇有荒廢掉自己的實力。”

洪慶跟隨九爺在江南省橫掃地下世界,實力豈會弱,這些年一直都在刻苦訓練,有增無減。

這麼多年的打拚,更是摸透了外麵世界的人的打法,他基本能預判出蔡坤的出拳方式。

這就是經驗豐富的戰鬥。

蔡坤對於軍人的戰鬥方式並不算太熟悉,而且洪慶並不是一昧的使用軍體拳,還有其他拳法並用。

“坤!你行不行?”

一位金剛有點想出手了。

蔡坤說道:“我已經很久冇遇到這樣的對手了,看來這段時間過得太安逸了,實力都有些荒廢了呢。”

眼眸鋒利,盯著洪慶,說道:

“夜黑風高殺人夜,我們隻論生死,不論輸贏。軍人,你的魂註定在我的手中爆出。”

話畢。

雙腿發力,如同狂獅奔騰過去。

腳下都在瀝青路上留下兩個深深的腳印。

洪慶麵對他的來勢洶洶,也絲毫冇有膽怯,這人殺過軍人,他要報仇,怒火中蘊含著濃烈的殺意。

必殺!

衝上去。

兩人很快又打起來。

葉凡在一旁看著,觀察局勢,肯定不能讓洪慶死掉。

從目前的局勢來看,洪慶的實力應該可以險勝這人,隻要其他人不參與,但打完這人,洪慶應該也冇什麼戰鬥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