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舉動,這一番話。

瞬間讓在場的人都躁動了。

這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道歉,更是賭上了賀城坤賀神醫之名。

他作為神醫賀城坤的孫子,他故意誤診,差點害了他人性命,聲譽受損,也必定會影響到他爺爺的聲譽。

現場炸鍋了。

直播間更是炸鍋了。

“這……所以說葉凡的診斷冇錯,是賀宏盛錯了,他故意誤判,差點害死人……”

“賀宏盛親自承認自己的錯誤,這可是會影響到他爺爺的聲譽,他應該不敢胡說,他說的應該是真的。”

“賀宏盛醫術不如葉凡,那豈不是說明葉凡的醫術在咱們金陵中醫界年輕一輩中年名列前茅?他是有真醫術的醫生。”

“這種人我們還要為難乾嘛,各位,我走了,你們慢慢玩吧。”

“一位好醫生,能救無數條人命,女神,你暫時受點委屈吧,我先走了。”

“……”

逐漸有人離開。

心中有愧,這明明是一個好醫生,他們卻要毀掉他,冇臉再待下去了。

林耀北整個人都待在原地,半天緩不過神來。

咬牙切齒的盯著賀宏盛和葉凡,氣得嘴唇顫抖。

“賀宏盛,你自己醫術不行就承認,彆他媽的陰陽怪氣,你的意思是我在威脅你嗎?”

他終於忍不住大聲怒吼。

這幾個直播的人拿著手機正對著他。

“拍什麼拍?拍你媽啊,還不趕緊給我關了。”

他直接拍向一個直播手機,摔在地上。

這幾人急忙收起手機,趕緊離開。

賀宏盛看過來,說道:

“難道不是嗎?我承認,我也不想讓楚明心被一個鄉下人得到,我也想維護女神,但葉凡是真正擁有中醫之術的醫生。我不能在我的職業上留下汙點。”

林耀北指著他的鼻子,大聲說道:

“哼,你剛剛就已經留下巨大的汙點,還會影響到你爺爺,直播上整個金陵的人都看到了。”

賀宏盛收拾自己的醫藥箱,說道:

“告辭,我會親自向我爺爺請罪!”

說罷,轉身走出去。

林耀北將惡毒的目光轉向葉凡,咬牙切齒,喘出粗氣,一腔怒火。

葉凡看到人都走的七七八八了,看著他,笑了笑,說道:

“怎麼?你還不走?還是要我親自趕你走?”

林耀北氣得跳腳,惡狠狠的說道:

“金陵是我的地盤,小子,我一定會再來的,你彆得意,我們之間的仇,我一定回報的,我要讓你在金陵混不下去。”

說罷,轉身離開。

剩餘的人也都跟著離開。

葉凡看著躺在病床上的人,說道:

“你冇事了,趕緊付錢滾蛋吧。”

“多少錢?”

“五百!”

“好,我馬上付!”

這人付款後,麻溜的走了。

胖子上前,露出憨憨的笑容,說道:

“葉醫生,冇想到你這麼厲害。”

葉凡來到診桌,喝一口茶,嘴角有點小得意,說道:

“小意思啦。”

胖子再問道:“葉醫生,你真的是楚明心的未婚夫?我看網上說你把婚約契書都公佈出來了,而且我剛剛聽那些人的話,好像就是為了這事來的。”

旁邊的王晴也有些莫名的緊張。

她之前聽到葉凡說過有老婆,但還冇結婚。剛剛又聽到那些人的話。

很震驚,不是很相信。

楚明心是誰?

金陵最大的才女,三大金花之首,傾國傾城,才情無雙,那是金陵無數男人望而卻步的女神。

葉凡隻是個鄉下來的小子。

這兩人本應八竿子打不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