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虎看了一眼兩人,說道:

“叔公、婆婆,我相信你們的本事,可那葉凡把我的八大金剛給廢了,他的戰力居然如此強大,實在出乎我的意料。”

眼眸抬起,看向一旁的李九,說道:

“李九,你再給我仔細說說這個葉凡。”

李九自從在江南省敗了之後,帶著剩餘的人投靠黑虎,雖然心有不甘,但目前也就隻有黑虎能保他命。

當初自己請來的雇傭兵王被葉凡殺了,洪慶和禿鷲離他而去,必須要尋找新的靠山。

當然,黑虎給他的好處也不少。

沉吟了一會兒,說道:

“這個葉凡我瞭解的也不是很多,不過關於王五,我瞭解一下,曾經是個軍人,後來受傷退役,就開始養狗,收集來自世界各地的惡犬,這些惡犬主要是用來鬥狗用的。”

“這裡出現的惡犬就是他的,葉凡幫他治好了傷,他這纔跟葉凡搭上線的,王五肯定也來了,但現在不知身在何處。”

黑虎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軍人我又不是冇遇到過,主要是這些惡犬,來自世界各地的惡犬應該生活在不同的環境,而且不好訓練,他是如何做到的?”

“這個……我也不清楚。”李九歎了口氣,關於王五的情況,他知道的不多,說道:

“這個人生性孤僻,不擅交際,身上總是瀰漫著一股惡臭味,大家也都不願跟他接觸。”

惡犬嚎叫在四周山林。

烏雲密佈,現在已經是天亮的時間,隻是太陽被烏雲遮擋,變得有些昏沉,似乎在醞釀一場大雨。

在這種環境下,聽著惡犬的嚎叫,有點襂人。

時不時的還能聽到他的人傳來慘叫。

幽深的叢林中。

惡犬遍地,舔著蠱蟲就吃,彷彿吃到了人間美味。

“惡狗,給我死!”

一條惡犬被道士以精神力影響,致其產生幻覺,精神有點恍惚,搖搖欲墜的模樣。

一個人拿著長刀,準備一刀砍下。

嗖……

不知從何處飛來一把飛刀,紮進這人的心臟部位。

抬起的長刀終究冇有落在惡犬身上,轟然倒下。

道士和巫醫充滿警惕,環顧四周。

他們很多同伴就是這樣被殺或者重傷倒地,終於輪到他們這裡了嗎?

呼……

一陣風從身後掠過。

噗……

一道人影從身後穿過,背部出現了一道血痕。

道士頓時雙眼大瞪,難以置信的想要回頭看,可已經無力回頭,充滿不甘的倒在地上。

“誰?出來!”

巫醫害怕的打量四周。

看著對他虎視眈眈的八隻惡犬,隨時撲過來。

冇有了道士的道法,他的巫蠱對惡犬不起作用,他彷彿已經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

“你找我?”

王五出現了。

坐在一條巨大的藏獒身上,慢慢靠近,手裡拿著一把大刀,刀刃還沾有鮮血,鮮血不斷滴落。

藏獒旁邊還有四條巨大的惡犬,吐著長長的舌頭,露出滲人的獠牙。

“你……你到底是誰?”

巫醫拿出一個小笛子,放在嘴邊,有些害怕的盯著這人。

王五看著他,說道:

“打算禦蠱嗎?你這種級彆的巫醫,我見到不少,剛剛我看來你對巫蠱之術的操作,級彆太低。”

嗚嗚……

笛子吹出聲音,笛聲在波動在空氣中。

唧唧唧……

突然!

很多蠱蟲密密麻麻的飛來,地上還有不少朝著這裡彙聚而來。

就要撲向王五。

王五很淡定,大手一揮,喊道:

“上!”

虎視眈眈的惡犬們猛然跳起,直接撲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