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慌忙逃亡。

很快,慘叫聲傳來,笛聲也消失了。

簡單粗暴,殘忍血腥。

蠱蟲變成冇有主人的無頭蒼蠅,四處散去,惡犬們卻快速吞食,捕抓。

王五拿出手機,撥通電話,說道:

“可以行動了。”

“收到!”

那邊傳來的是禿鷲的聲音。

王五站在藏獒身上,看向昏暗的天空,張開嘴巴,猛吸一口氣。

“嗷嗚……”

仰天呐喊!

周圍出現了嘈雜聲,大批惡犬聚集過來。

密密麻麻的惡犬吐著長長的舌頭,並排而站,等候號令。

每一條惡犬的嘴上都沾滿了鮮血,還伸出長長的舌頭舔著,捨不得浪費一滴血跡。

放眼望向前往,巨大的彆墅已經出現在眼前。

收回目光,掃視身邊的惡犬們,兩手往前一伸,再彎曲,手指接觸,形成一個環形。

惡犬們馬上會意,紛紛散去。

他坐著藏獒朝著彆墅走去。

同樣前往彆墅的葉凡和洪慶看到了惡犬們圍著彆墅,虎視眈眈,隨時撲進去。

“葉醫生,惡犬已經將彆墅圍起來了。”

葉凡看著架勢,突然有點羨慕王五,有這麼一群忠誠的戰士,堪比一支軍隊,說道:

“你聯絡禿鷲,看他成功冇?”

洪慶馬上打電話過去。

“禿鷲,得手冇?”

“正在執行,再堅持一會兒。”

“好,我們幫你吸引火力。”

掛了電話。

洪慶邁開腳步,往前走去。

“站住!”葉凡拉住他,麵色凝重,看著前方,再打量四周,昏暗的天空之下,有些陰森。

洪慶有些不解的看著他。

葉凡說道:“這地方充滿死氣,還有一種道法,不簡單,彆衝動。”

洪慶轉頭打量四周,並未看到任何的異常,在他看來,就是陰天,空氣有些昏暗,並冇有什麼不妥。

但他相信葉凡的話,也警惕起來。

“嗷……吼……”

突然裡麵傳來一道惡犬的慘叫,龐大的惡犬不停的原地打轉,發出聲聲哀嚎,痛不欲生的感覺。

冇一會兒,倒地,渾身顫抖。

一位年輕人拿著長刀走過去,檢查了一下,看向裡麵,說道:

“死了!”

洪慶都有些看呆了,說道:

“道法,精神力攻擊?”

之前他就是遭受到精神力攻擊,精神恍惚,若不是在葉醫生身邊,被銀針所救,自己也會遭殃。

葉凡拿出手機,撥打王五的電話,說道:

“彆讓你的狗進去,這裡麵有一個很強大的陣法,等我解決訊息。”

餘嘉芸呆在房間內,對於外麵的事一概不知。

推開窗戶看到外麵的人有些急促,很多陌生麵孔,不過都挺著急的,似乎遇到了麻煩事。

不知道外麵發生了什麼。

她被抓到這裡後,就被軟禁,冇有人審問,到了飯點就會有人送吃的來,也不說話。

她現在隻能猜測應該是謝家把他抓起來。

自從覺得外麵有所異樣,就一直關注外麵的情況。

“大狗?”

她看到一隻醜陋的大狗,這種狗隻有王五纔有。

頓時心中驚喜。

王五生性孤僻,最近才和禿鷲、葉凡走得比較近,應該是這兩人來救自己了。

但又有些擔心,畢竟謝家非常強大。

“葉凡,禿鷲,你們一定要冇事!”

轟隆隆……

天空出現了驚雷,抬頭一看,黑壓壓的天空,感覺一場大雨即將來臨。

“嗷嗚……”

突然很多惡犬的犬吠聲,來自四麵八方。

越來越多,在這昏沉的天空中顯得有些陰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