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的身手很不錯,你是誰?”

黑虎看著眼前之人,從未見過。

禿鷲的目光掃視,最後落在李九身上。

黑虎也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說道:

“李九?認識?”

李九看著禿鷲,有些惋惜,有些歎氣,說道:

“禿鷲,你何苦呢,縱使你戰力再強,這裡的巫蠱之術和道法跟戰力無關,你出不去了。”

禿鷲嚴肅的說道:“九爺,我最後喊你一聲九爺,我冇想到你居然過來和黑虎這樣的人為伍,他和謝家做了多少壞事,手上有多少條人命,跟著他就是死罪一條。”

“你似乎參與了他們中的一些毒品的運輸,是嗎?”

李九沉默了一會兒,轉身,看向黑虎,說道:

“虎哥,這人曾是我的人,後來被葉凡奪去。當初他跟我的時候,腿上有傷,但戰力依舊非凡,跟你的八大金剛差不多,如今腿上被治好,戰力更強,至於有多強,我不清楚。”

“剛剛他露的一手,你也看到了,此人不可硬碰,需用道法或者巫蠱對付,否則世間難逢敵手。”

黑虎的額頭冒冷汗,腹部側方出的傷口已經陣痛到內臟,切確的感受到了來自此人的強大。

自己肯定不是對手,八大金剛已廢,說道:

“你叫禿鷲?葉凡給你什麼好處,我可以給你雙倍,隻要你願意跟我,榮華富貴、香車美人,應有儘有。”

禿鷲冷哼一聲,道:

“我隻要一樣東西!”

“什麼?”

“你的人頭!”

“你……”黑虎愣了一下,隨即冷哼,說道:

“你覺得你還能出去嗎?連葉凡都隻能在外麵乖乖的待著,你憑什麼認為你能從這裡出去?”

“叔公,讓他嚐嚐的你手段。”

老道士手中桃木劍放在麵前,嘴裡唸唸有詞。

空氣中似乎出現了某些陰冷的東西。

禿鷲充滿警惕,環顧四周,感覺到一股陰冷,緊隨而來的是腦袋出現了一點不對勁,神經有點麻痹。

壞了!

跑!

禿鷲的身影極快,抱著餘嘉芸朝著最靠近的邊上跑去。

剛跑幾米。

跑不動了,精神恍惚,神智逐漸衰弱,身體不受控製。

那是精神力的攻擊。

嘭!

抱著的餘嘉芸脫手,摔在地上。

他也有些站不穩,搖搖欲墜,拚命的想要保持神智清醒,但卻越來越模糊。

糟糕了!

他知道跑不掉了。

“小禿鷲!”

王五提著大刀,發出怒吼,騎著藏獒衝進去。

一身殺意,直奔而去。

誰知剛進去,藏獒就摔倒,他縱身一躍,跳下。

看著藏獒在地上打滾,已經再也去不來。

他衝向禿鷲身邊,還冇衝到,腦袋劇痛,意識受到了劇烈的攻擊,逐漸崩潰。

身穿道袍的老頭邁開腳步,慢慢走過去,冷冷說道:

“在我的道法之內,還想跑,你們這是在侮辱我嗎?”

“哈哈哈!”黑虎仰頭大笑,走過去,一腳踩在劇痛痛苦的禿鷲的背上,說道:

“你不是很強嗎?在道法麵前,你就算是龍也得給我趴下。”

老婦人也走過去,說道:

“虎子,彆把他弄傷了,交給我。”

說著,從嘴裡取出兩隻金色的蠱蟲,放在兩人的嘴裡。

蠱蟲快速爬進去。

老婦人吹起口哨,一會兒,說道:

“好了!”

道士拿出兩張黃紙符,燒成灰燼,放進水裡,灌給兩人喝下。

兩人不再難受,重新站起來,隻是目光有些呆滯,同時還帶著熊熊怒火。

老婦人看著兩人,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