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嘴裡唸唸有詞,指向已經跨步走進來的葉凡,喝道:“去,殺了他。”

王五爬起來,身上帶著血跡,臟兮兮的泥土粘在臉頰和衣服上,被她“驅使”去殺葉凡。

被扔進內院的禿鷲也出來了,同樣臟兮兮,殺意瀰漫,目光呆滯,走路有點機械化。

兩人同時殺向葉凡。

葉凡邁步進去,瞬間就感覺到精神力的乾擾,試圖入侵,陰風大作,彷彿和這昏沉的天氣互相照應。

體內氣流運轉,精神力的攻擊根本無法進入腦海裡,來自陣法的某種壓製也對他影響不大。

老道士見到葉凡絲毫不受影響,很是不爽。

這人破壞了自己的一個陣眼,現在還能在自己的陣法內自由行走,不受影響,這是在藐視他的實力。

“八卦旗,起!”

身影快速移動,不知道觸碰了哪裡的機關。

八麵旗幟出現,不會揮舞,迎風招展,不斷呼嘯。

來自精神的攻擊更強了,陰風習習,冰冷入侵人的腦海。

葉凡眉頭一皺,這人確實不錯。

道法修為不低,接住八卦旗,增強精神力攻擊,若是常人,恐怕真的會瞬間倒下。

比之前遇到的王道長強不少。

但對付他,還不夠!

雙手結印,嘴裡唸唸有詞,渾身彷彿泛起一層淡淡的乳白色光暈,在這渾濁又昏暗的空間裡有些顯眼。

“什麼?你……神光護體?”老道士大驚,嘴巴微張,難以置信,臉色略微有些蒼白,道:

“你不是普通的人類,你也是術士?會道法!”

葉凡看著殺來的兩人,輕鬆應對,光暈始終伴隨身形的變化,將兩人扔向前方,砸在黑虎麵前。

看向老道士,嘿嘿笑道:

“道士、道法、古代叫術士,術法,借天地之大勢為己所用,借陰陽鬼魅、陰曹地府之物為己所用,精神力攻擊不過是最普通的手段,以術禦物纔是更高級的手段。”

說罷,右手輕輕一抬,落在地麵上的十幾片樹葉飄起,泛起淡淡的乳白色,寒芒乍現。

樹葉彷彿化作利刃兵器。

“什麼?你……”老道士震驚了。

他身為道士、怎麼會不知道這些,可他做不到啊。

苦苦追求一輩子都做不到以術禦物,冇想到眼前這年輕人居然做到,道法修為已然在他之上。

“你究竟是什麼人?”老道士雙眼大瞪,看著他,眼神有些慌,道:

“難道你是天師府的人?不錯,你肯定是龍虎山天師府的人。”

葉凡懶得解釋,手一揮,十幾片樹葉如同利刃殺芒,襲殺過去,劃破空氣,留下一道道殘影。

“老頭,你發什麼愣!”

老婦人大驚,猛然一跺腳,地麵震盪,裂開,有黑物破土而出,爆發出強大的氣勢。

擋在老道士麵前。

砰砰砰……

十幾片樹葉紮進一具屍體內,屍臭味開始瀰漫,腐朽的味道非常難聞。

老婦人看了一眼樹葉,大為震驚。

樹葉紮進一大半,如果自己剛剛冇擋住,老頭子肯定一命呼呼了。

“噗……”

老頭子猛然吐血,捂著心臟。

“叔公!”黑虎大驚,急忙將他攙扶,道:“叔公,你怎麼了?”

老婦人也很擔心。

冇想到為了對付葉凡,居然需要用到祭煉的傀儡屍,這可是她的底牌,尋找生前強大的人類進行特殊手段的祭煉。

王五和禿鷲兩人已經被他看中,一旦兩人死去,她就會毫不猶豫的拿這兩人的肉身去祭煉。

成為她的傀儡屍戰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