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昨夜一夜冇睡,一個個濱江省的家族被查,全都出問題,不少人都被抓了,臨省一些家族對那些市場也是虎視眈眈。

更過分的是明凡集團居然和許家已經達成聯手,從昨晚開始就出擊侵占那些被抓的家族丟失的市場。

行動那叫一個快,感覺現實提前預知。

謝誌齡接了個電話,臉色蒼白,看向大哥,說道:

“大哥,歡喜哥被抓了。”

謝誌行猛然轉身,氣得臉都變成豬肝色,說道:

“馮歡喜被抓了?他可是掌控青陽鎮、排浦鎮兩大實驗室的核心成員,他怎麼會……我不是讓你把所有的核心成員藏起來嗎?”

謝誌齡說道:“這歡喜哥死性不改,去嫖娼被抓,經常順便一查……就控製起來了。”

在場的人臉上都充滿了焦慮。

謝家崛起從未像現在你這樣充滿焦慮。

壓迫的那些家族都被抓的差不多了,很多家族都是在幫他們謝家做事,一旦被抓,那些人招供,謝家肯定會受到牽連。

謝誌峰眉頭緊鎖,說道:

“現在我這邊的人基本都被抓,整個濱江省除了我們謝家安然無事,其他家族基本都出事了。”

很多家族都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唯獨謝家的人冇有一個被查,這就很詭異。

謝誌行沉默了好一會兒,說道:

“這個張長健到底在搞什麼鬼,動了所有家族,卻排除我謝家。”

謝誌齡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大哥,會不會是我們謝家掌控了整個濱江省的經濟命脈,所以他們不敢動,咱們謝家出大問題,濱江省的經濟就要崩塌。”

謝誌行冇有馬上說話,這或許也是個原因。

謝家的經濟層麵涉及到方方麵麵,早已滲透進入百姓的生活,謝家一旦出大問題,很多百姓的衣食住行方麵會出現暫時的空缺,一定會引起一定的恐慌。

但單單這個理由,似乎還不夠。

“五弟,養顏液準備上市,就定在下個月的十八號。“謝誌行心中已經有了計劃,說道:

“所需要的資金從其他款項裡拿,必須上市,我們想要活命,必須要快速上市,跟張長健搶時間。”

目光看向所有人,很嚴肅,說道:

“現在咱們謝家安然無事,並不代表以後會一直這麼下去,張長健肯定要對我們動手的,咱們要讓他動不了,新品養顏液是一個法寶。”

諸人雖然想不明白家主的計劃,但家主不會錯的。

馬上執行起來。

謝誌齡第一時間趕到醫院,看著病房內的潘燁誠,說道:

“姓潘的,你敢出軌,你敢背叛我妹妹,我會殺了你,我給你最後一天時間考慮不清楚,你若不如實交代,我會親手送你下去的。”

潘燁誠麵無表情,彷彿植物人。

作為桃花村實驗室的掌舵人,他藏了一些機密,現在這些機密成為他保命的東西。

在冇有保證能活命的情況下,他是不可能交給謝家任何人的。

整個濱江省經濟陷入一場混亂,很多家族都出現問題,特彆是那些大家族,一流家族、二流家族都有很多人被調查。

大量企業被查封、工廠關閉、娛樂場所暫停營業等等。

那些因為弱小並未被謝家看在眼裡的家族似乎看到了機會,在這混亂中快速擴張,找到空缺就急忙補上去。

還有很多鄰省的家族企業紛紛入場。

以前的濱江省是一個充滿壁壘的省份,現在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濱江省某個小家族,價值估計兩百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