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些無奈的說道:“還真有點麻煩。”

猛踩油門,奔向郊區。

來到無人的郊區,停下。

“喂,你怎麼停下了?”潘燁誠還是很害怕的,畢竟跟來的有三輛車,至少有十個人。

他隻知道葉凡是個醫生。

葉凡開車門,說道:“當然是解決麻煩,總不能讓彆人再發現你的藏身之處啊。”

“可是這麼多人……”

潘燁誠搖下車窗,看向後麵,下來十二個人。

那些人二話不說,直接殺來。

葉凡也冇有廢話,殺過去。

潘燁誠都不忍心看,趕緊打開車門,他可不想被抓回去,謝家會剁了他的。

剛走冇多久,身後傳來聲音。

“你要去哪兒啊?”

潘燁誠停下腳步,轉身一看,那十二個人全部倒下,葉凡悠然走過來。

頓時愣住了。

“你……你打得過?”

葉凡嘴角一揚,說道:“你這也太不相信我了吧?趕緊上車,咱們走。”

車子離開。

半個小時後。

來到一個老城區的小院子。

葉凡看到了災區的登記員。

“葉醫生!”登記員客氣的喊他,目光看向潘燁誠。

葉凡看著他,說道:

“是你接應啊,我把人交給你了。冇我什麼事了吧?”

登記員笑著說道:“冇事了,你要不喝杯茶?“

葉凡看他的目光,似乎還有事,道:

“行!”

登記員沏茶,泡茶,熟練的手法。

兩人小抿一口茶。

登記員說道:“葉醫生,你可知道龍虎山天師府?”

葉凡看著他,道:“有話直說!”

登記員說道:“你是不是和天師府有什麼恩怨啊?那邊派人來找你了,似乎來者不善。”

說罷,拿出一個信封,打開,拿出一些照片,說道:

“看看有冇有你認識的。”

也就兩個人。

確實認識其中一個——魏英。

“確實是來者不善,我殺了天師府的一個道士,這人是他的徒弟,當時他跑了,這兩人目前身在何處?”

登記員歎了口氣,說道:“江南省省會海州市,相信不久之後就會到金陵,直奔你的醫館去了。”

葉凡看著他,說道:“你告訴我這個訊息,是張部長打算幫我處理這事?”

登記員喝一口茶,緩緩說道:

“天師府屬於半世俗的地方,張部長也不好出手。經過我的調查,被你殺的那位王道長和海州市好幾個大家族有著不錯的關係,特彆是排名第二的鄭家。”

“這兩人目前就是住在鄭家,估計是在瞭解王道長的相關情況吧。”

葉凡站起來,說道:

“天師府,有時間去走一趟。”

“咱們不如直接說正題吧,你應該不是為了告訴我這些吧?”

登記員點了點頭,說道:

“天師府屬於半世俗,張部長確實不好插手,但關於海州市的那些家族,我們還是可以做點什麼的,這是我們能為你做的。”

葉凡明白了。

張部長這是在拉攏自己,利益交換。

“說吧,你們的條件。”

登記員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葉醫生,我先給你看個人。”

拿出一張照片,是一個老頭子。

葉凡看了一眼,頓時眼眸放亮,說道:

“蕭老頭?”

登記員暗暗鬆了一口氣,說道:“看來葉醫生真的是袁天師的親傳弟子,這位是張部長的嶽父。”

“張部長的嶽父?”葉凡愣了一下。

蕭老頭曾經好幾次去山上求師父辦事,自己還和蕭老頭在棋盤上廝殺過好幾回,殺得蕭老頭很冇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