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把他給我弄下去,快!”

三個保安走過來,打算直接將葉凡脫下去。

“我看你們誰敢動手!”

一位身穿製服的警察出現,寸頭、國字臉,一身威嚴,走過來。

謝誌峰看著來人,有些詫異,道:

“白局長,你……你怎麼來了?”

白局長白了他一眼,說道:

“讓他把話說下去。”

謝誌峰有些疑惑,不是說濱江省本地乾部都按兵不動嗎?白局長什麼來了。

那三位保安不敢動。

葉凡來到站在舞台上的幾個看起來年輕的女子麵前,快速施針,將體內的蠱蟲逼出來。

幾位女子頓時變得很難受,而且容顏在快速衰老。

一切如同當初在排隊上的一樣。

下麵的人更加恐慌。

葉凡看向下方,說道:

“各位,我先做個自我介紹,我叫葉凡,我是一名中醫,略懂巫蠱之術,這種所為生命之液不過是在透支你們的生命,利用蠱蟲控製體內的機能運轉,想死得快,儘管使用,不想死的,你們就彆作死。”

謝誌峰臉色鐵青,眼神慌亂,拿出手機。

呯……

突然一聲槍響,從遠方傳來。

直指舞台!

葉凡耳朵一動,快速趴下。

身後的大幕瞬間出現一個子彈孔,自己也有被嚇到。

如果反應不夠快,恐怕要被子彈擊穿。

“槍聲?有槍?”

下方眾人更加恐慌。

華夏可是禁槍的國家,一般人是不允許持槍的,還要開槍殺人,這已經是死罪。

頓時!

警笛聲在四周響起。

一輛輛警車出現,大批警察湧入現場,對現場所有人進行篩選。

槍聲就是從人群中傳來的。

張長健出現了。

在很多乾部的陪同下出現的,他走在中間,氣宇軒昂,邁著步伐,走向舞台。

從葉凡手中拿過話筒,說道:

“大家安靜一下,剛剛槍聲就從人群中出來的,一個都不許跑,但也彆現在調查,我們還有事冇完成。”

下方的警察將這裡團團圍住,眾人都被這架勢嚇到了。

張長健掃視舞台上的人,麵色凝重,不怒自威。

謝家謝誌峰、謝誌齡、謝佳佳、謝絲苗……

不少謝家人都在這兒,唯獨不見家主謝誌行。

就這麼看著,他並未說話,來到旁邊的位置上坐下,說道:

“打開!”

登記員走向投影儀,播放了一些照片,那是謝家製造的車禍死亡事件、以及謝家如何參與的過程,還有中毒、受害者被下蠱等等,都是有理有據。

在場的媒體記者們紛紛拍下。

這可是爆炸性新聞。

謝誌峰來到張長健麵前,說道:

“張部長,你確定要這麼做嗎?”

張長健看著他,說道:“我們不會放過任何一個違法亂紀的罪犯,堅決打擊一切黑惡勢力,還百姓一個清白。”

謝誌峰咬了咬牙,說道:

“張長健,你最好想清楚,我謝家現在掌控著整個濱江省的經濟命脈,我謝家崩了,整個濱江省的經濟都會崩盤,我想你也不想看到百姓疾苦吧?”

張長健站起來,笑了笑,說道:

“所以我到現在才動你謝家呀,不然早在之前,你們就會隨著其他家族一起玩完了,我掌握的證據足以讓你們謝家萬劫不複,你們草芥人命、製造病毒,製造瘟疫,殘害百姓,還試圖用這種種蠱的方式控製他人生命,你們該死!”

說話的同時步步緊逼,逼得謝誌峰連連後退。

家族的猜測冇錯,張長健不會放過他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