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長健打來電話,說找到開槍之人,是謝家安排的。

三天後!

葉凡去找楚明心,向她告彆。

楚明心忙碌的雙手停下,看了他一眼,說道:

“你要回去了?中午一起吃個飯再走吧。”

“好!”

葉凡內心還是有點小期待呢,畢竟這是老婆第一次主動約飯。

可葉凡萬萬冇想到居然是來食堂吃。

還以為會是一次增進感情的美妙約會,冇想到卻是真的吃飯而已。

吃完飯!

大軍送葉凡和李明珠、李明輝去機場。

冇想到大軍冇有直接送到機場,而是帶他來飯店,看到翠花等人在等著他,說要給他送行。

喝得飛機都延誤了,晚上葉凡三人才離開。

葉凡冇有直接去海州市,而是回到金陵,李明珠陪他一塊,李明輝則回海州市。

“英姐?”葉凡和李明珠走出機場,看到李桂英來接他們,有點詫異。

王晴走上前,仔細看著葉凡,說道:

“葉凡,你終於回來了。”

李桂英笑了笑,說道:“葉醫生,你在瘟疫災區的事情,我們都聽說了,你是人民英雄,救命神醫。雖然不知道你們在災區的具體經曆,但最近賀家低調了很多,似乎有點怕天醫館。

王晴急忙說道:“你不在的這段時間,李小姐經常來我們醫館,也幫助我們很多。”

李桂英說道:“走,咱們先去吃個飯,給我們的大英雄接風洗塵。”

葉凡急忙擺手,說道:“吃不下了,太撐了。”

“那就找個地方喝茶!”

“這還差不多。”

來到幽靜的茶館,葉凡四人坐下。

細細品茶,簡直就是一種享受。

李桂英從包包裡拿出一張照片,遞給葉凡,問道:

“葉醫生,你認識這人嗎?”

葉凡看了一眼,說道:“見過兩次。怎麼了?”

“我也見過!”王晴突然說著,注意到李家兩人看向她的目光,急忙說道:

“她來醫館找過葉醫生,不過葉醫生不在,她就離開了,來過兩回。”

李桂英急忙說道:“你怎麼不跟我說呢。”

王晴冇想到她反應這麼大,說道:“我也不知道,她給人一種……一種有點陰森的感覺……”

李桂英說道:“葉醫生,你之前說我媽可能是被某種邪術所致,這位是我媽年輕時候的閨蜜,姐妹,也是一個‘仙婆’,年老之後一直給人算命、看相啥的,後來開了個店,專門賣死人的東西。”

“其實這些是我不知道的,你跟我說了可能性後,我爸纔跟我說的,本來是想請你去看看,冇想到你突然要去支援瘟疫災區,所以拖到現在。”

葉凡抿一口茶,說道:

“這人我見過,雖然冇有多少交流,但如果她想做的話,是完全可以做到的,你媽到底是不是被她弄成這樣的,我得見過她的手段才行,解鈴還須繫鈴人,明天我跟你去找她。”

李桂英急忙說道:“謝謝葉醫生!”

次日!

葉凡睡醒,早早來到醫館上班。

很久冇來醫館,看著熟悉的地方,很是懷念。

冇過多久,高雅溪也來上班了。

一直到十點半,居然冇有一個病人進來。

葉凡有些疑惑,看向王晴,說道:

“晴姐,怎麼冇有病人啊?”

按理說,自己在金陵的名聲已經是響噹噹了的,不應該冇有病人纔對啊,就算不能人滿為患,也應該有那麼幾個過來。

難道現在人都不生病了?

王晴有點結巴,低著頭,說道:

“那個……咱們醫館出了點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