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般情況下,她都會在家的。”

葉凡走進去,看著琳琅滿目的死人物品,眉頭一皺,道:

“血腥味……這邊!”

看向左邊,有一扇門,推開進去。

看到一個垂死的老婆婆躺在床下的地上,濃鬱的血腥味撲鼻而來,臉色蒼白,幾乎垂死。

“梅婆……梅婆,你怎麼了?”李桂英急忙上前。

李明珠被嚇到了。

這個房間有點陰冷,一個老人弓著身子,穿著黑衣躺在地上,一隻手搭在床上,明顯是想要爬上床,卻上不去。

葉凡趕緊給她診脈,頓時驚愕。

“有道法傷痕。”

急忙拿出銀針,快速施針。

穩住老婆婆的情況,隨後起身找來治療道法的東西,正好她這裡都有。

躺在地上的老婆婆艱難的睜開眼睛,看到葉凡等人,露出一縷笑容,說道:

“天……天不亡我……咳……”

李桂英很著急,道:“梅婆,你彆說話,彆說話,葉醫生一定會治好你的。”

李明珠一直不敢說話,抓住姑姑的手臂,不敢鬆開,也不敢打量四周。

葉凡拿著東西回來,施以道法,灌入她的口中,將她抱到床上,說道:

“可以了,休息幾天,不會有大問題。”

老婆婆抓住葉凡的手,艱難的說道:

“葉醫生……你回來了……”

葉凡看著她,說道:“聽我醫館的人說你去找我幾次,有事?”

老婆婆說道:“有……一事相求……”

葉凡看著她的模樣,說道:“你先好好養傷,等你好了,我們再說也行,不過我有一事想問你。”

看向李桂英兩姑侄,說道:

“你可認得她們?”

老婆婆打量著兩人,歎了口氣,說道:

“葛玲的女兒和孫女,我自然是知道的。”

李桂英有些激動,說道:“葛玲是我媽,你一直都知道我的身份?”

老婆婆緩緩說道:“我知道你為何而來,你猜的冇錯,你媽媽的病是我做的,我不希望她和你爸結合,你爸不是什麼好人,儘管他現在擁有家財萬貫,他曾經犯下的錯也無法抹滅,他對葛玲造成的傷害也是無法彌補的。”

葉凡看著她,頗有無奈,說道:

“你覺得是錯在男方,為何你要折磨自己的姐妹呢?”

老婆婆嘴角冷笑,說道:

“你以為他會安然無恙嗎?我要讓他嚐嚐失去至親的痛苦,生不如死,最後會輪到他受儘折磨而死。”

“你……我們可是剛救了你,你這是什麼態度啊。”李明珠雖然害怕,但聽到老婆婆明目張膽的說要害死爺爺奶奶,還是很生氣的。

李桂英拉了她一下,說道:

“明珠,彆說話。”

看向老婆婆,說道:“梅婆……我應該喊你梅姨,你和我爸媽的事,我不是很瞭解,不過都過去這麼多年了,也該放下了。”

“聽我爸說,你和我媽是姐妹,你卻要對我媽動手,她從二十年前身體就一直出問題,五年前直接癱瘓在床,我不知道你們之間有什麼恩怨,但也應該夠了吧。”

“不夠……不夠……遠遠不夠!”老婆婆有種視死如歸的感覺,一點都不擔心李家姑侄現在就趁她病要她命。

李明珠還想說什麼,但被姑姑攔住了。

李桂英看向葉凡,問道:“葉醫生,她什麼時候能自由行走?”

葉凡說道:“三天。”

李桂英看著她,猶豫了一會兒,說道:

“這三天,我來照顧她。”

“姑姑,她是凶手,是她害奶奶的,你還要照顧她!”李明珠實在受不了,不能這樣對待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