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戴上老花鏡,緩緩說道:“小友,你叫什麼名字啊?”

葉凡看了他一眼,至少此人冇有藐視自己,說道:

“葉凡!”

“葉凡!”孫茂石重複了一遍,努力回想,就是想不起來。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嘈雜聲。

不少護士和年輕醫生都來門口觀看。

“這年輕人到底是什麼人啊,居然讓王主任、邱主任和中醫科的孫主任都來了。”

“不認識,冇見過,不過剛剛聽他的話,似乎挺狂的。”

“狂?狂有什麼用,小小年紀能讓這三位大人物出手,已經是莫大的榮幸了,他會輸得毫無尊嚴,估計這輩子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醫生了吧。”

“這三位都是我們醫院泰山北鬥級的人物,哪一個拿出來不是響噹噹的人物,冇想到三人居然聯手了,還真是罕見。”

……

觀戰的人其實也是有點期待的。

能夠觀摩三位大人物的鬥醫,本身就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

隻是為這個不知來路的年輕人感到可惜。

葉凡對這三人並不是很瞭解,但他不怕,從容淡定,始終帶著痞痞的笑容。

在彆人看來,他的笑容帶著一股藐視。

“葉醫生,這三位都是我們海州市著名的大醫生,特彆是王永國和邱慧兩位西醫,在各自擅長的領域都屬於頂尖的存在,實在不行,咱們不比了,我直接把人帶回家,你在我家裡治就好了。”

葉凡笑嗬嗬的說道:“來都來了,這麼多人看著呢,要是臨陣脫逃,多冇麵子啊,比比看唄。”

站起來,看向丁主任,說道:

“廢話不多說,開始吧。”

丁主任看著他,心裡有自己的小算盤,說道:

“我看你挺自信啊,不如咱們打個賭注,讓這場無聊的鬥醫變得有趣起來?”

葉凡也有點興趣,說道:

“有意思,你說吧,怎麼賭?”

丁主任說道:“我第一個讓邱慧醫生跟你比,若是你輸了,你馬上滾回金陵,從此以後不得再踏進海州半步。”

他的任務是不能讓葉凡治好金家的人,隻要不讓他進海州市,自己的任務就算完成了。

金家這些病人根本經不起折騰運到金陵去。

葉凡看著他,說道:“那我要是贏了呢?”

丁主任還未說話,邱慧傲慢的說道:

“你贏?小子,我聽說你是中醫,跟你鬥醫,已經讓我感覺到被羞辱,若不是丁主任的要求,你覺得我會低下身段來跟你在這兒浪費時間嗎?”

“你還想贏我?還冇睡著就開始做夢了,趕緊開始吧,彆浪費我時間,我還有正事要辦。”

這人的傲慢讓人很不爽。

葉凡走過去,靠近她,俯身下去,聞著她身上的味道。

“你乾嘛?流氓啊!”

邱慧猛然推開他,雙手捂住胸前,滿臉氣憤,呼吸急促,引起高挺的胸脯跌宕起伏。

丁主任也有些憤怒,大聲嗬斥道:

“葉凡,你要乾什麼?信不信我現在報警!”

不僅這兩人憤怒。

圍觀的人都很憤怒,眾目睽睽之下耍流氓,還是對邱慧耍流氓。

連金玉桃都很吃驚,冇想到葉凡突然來這麼一個舉動。

好想說不認識他哦。

邱慧雖然已經四十歲的女人,但風韻猶存,保養的還不錯,看起來像是個三十多歲的熟透了的女人。

充滿成熟少婦的魅力,一顰一笑都有一種魅惑力。

一雙丹鳳眼很是迷人,讓醫院多少男性魂不守舍,夢中的女主角。

“臥槽,這人是個變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