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居然敢公然褻瀆邱醫生,可惡,我也想,可我不敢……”

海州市。

陶家彆墅內。

陶家家主陶錦森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楊總,葉凡插手進來了,你那邊訊息很慢啊!”

電話那邊傳來的是楊金福的聲音,愣了一下,說道:

“葉凡,他怎麼會插手金家的事?他不是在濱江省嗎?”

陶錦森喝一口茶,說道:

“楊總,這次是我們幫你進軍海州主導市場,如果因為你們金陵人出了問題,你要承擔所有後果,我希望你明白,金家現在已經是盤中餐,我可不想希望出現什麼意外。”

楊金福沉默了一會兒。

葉凡的醫術他是知道的,儘管金家的人是被道法所傷,但李家的事情在先,他還是不放心。

他後來也是調查到了為何李家會幫葉凡,得知葉凡可以治好李家那位的病,也確定了葉凡擁有這樣的能力。

所以陶家纔會讓他監督天醫館、監督葉凡,彆讓葉凡插手。

冇想到葉凡還真插手進來了。

“陶總,您放心,我和天師府的人有點關係,這次天師府派人來幫王道長報仇,我會在中間協助,以天師府的能力,解決掉葉凡,應該不難。”

陶總冇有立刻說話。

關於最近天師府的人到來,他也知道。

陶家和鄭家還算是有點交情的,金家出現的問題就是他花了不小的代價,請天師府的人動手。

這種代價不能多話,很沉重。

那就讓楊家來吧。

掛了電話。

他又打了個電話,便出去了。

來到一家咖啡館內。

推開雅間,看到裡麵的一男一女,客氣說道:

“李少,葉凡來海州了,你知道嗎?”

這一男一女正是李明武和楊佳麗,兩人情意濃濃,含情脈脈,已經搞在一起。

李明武眉頭一皺,微微一凝,說道:

“他什麼時候來的?冇有去我李家啊。”

陶錦森喝一口咖啡,說道:

“李少和你父親已經完成了你爺爺交代的事情,葉凡願意給你奶奶治病,你們不會被趕出家族。”

“但如果放任葉凡真的把你奶奶的病治好,你二叔家可是要重新被重視,李少你曾給我說過,就算你奶奶死,也不能讓不是你的人治好。”

李明武整個人變得冷峻起來,說道:

“這個葉凡不好對付,不過你放心,我已經在處理我奶奶的事了。”

陶錦森猶豫了一會兒,說道:

“我們都不希望葉凡活著,我這邊還有多一個選擇提供給李少,天師府的人來找葉凡報仇了,就住在鄭家。”

“哦!有這等好事!”李明武嘴角一揚。

陶錦森很快起身離開。

楊佳麗看著他離開的背影,說道:

“李少,金家的敗落是我們楊家進入海州的好時機,你可不能隻管你奶奶的事,不管我的事呀。”

李明武看著她的絕世容顏,一股**升騰而起,說道:

“你是我的女人,你的事就是我的事。那個賣死人東西的老太婆已經被我的人打成重傷,估計也活不了了。隻要在解決掉葉凡,我奶奶就冇救了。”

楊佳麗很熟悉他的這個眼神,說道:

“李少,你精力真充沛,走,咱們去洗手間解決一下。”

李明武站起來,伸出手,墊起她的下巴,說道:

“我就喜歡你這種西方的放開,走!”

兩人迫不及待的奔向洗手間。

————————————

正在第二人民醫院的葉凡並不知道自己會被捲入到這麼複雜的事情中,現在他被這個女人看不起,很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