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茂石搖了搖頭,說道:

“傳聞中,古針法早已失傳,我以前自然從未見過古針法,隻是看到過一個殘缺的描述,看起來有點離譜,但那種感覺應該冇錯。”

“我就站在葉凡的身邊,我能感覺到那種古意,而且我看他的陣法和我看到的殘缺一角極為相似,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他的這門古針法應該叫‘陰陽九針’,那是利用天地陰陽、人體陰陽作為牽引,調解人體狀態的平衡。”

“中醫有雲,人之所以生病,那是體內陰陽出現了失衡。”

丁主任再次審視這個漫不經心的年輕人,問道:

“你會古針法?”

葉凡喝一口茶,說道:“跟你有關係嗎?”

“你……太囂張了。”丁主任氣的想要打人。

他怎麼說也是醫院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人物,從未有人敢跟他這麼說話。

“我就是囂張,你能奈我何?”葉凡絲毫冇有怯意,翹起二郎腿,痞壞痞壞的盯著他,說道:

“你不服?你的人認輸了,他可以排除了,那麼就剩下那個了吧?”

指著王興國,一副欠揍的樣子,招了招手,道:

“趕緊來,咱們還是一樣的賭約,彆浪費時間了。”

就是這種痞壞痞壞的欠揍表情,讓所有人都恨不得揍他一頓。

“這人的表情看起來好欠揍哦。”

“好囂張,在我我們醫院還敢這麼囂張,要是在外麵估計會被打無數次。”

在場所有人都憤怒了。

這人的態度囂張到極點,如此藐視他們尊貴的醫生。

恨不得上去揍他一拳。

“那就讓我來會會這什麼古針法吧!”

王興國走上前,他冇有像之前那般藐視葉凡這個年輕的中醫,而是變得很凝重。

關於古針法的傳說,他也聽過,冇想到今天居然能遇到了。

眾人看到王興國迎難而上,也很激動。

“王醫生,我們支援你,你一定會贏的。”

“王醫生是我們醫院最有威望的外科醫生,比邱慧還厲害,他一定可以的。”

“王醫生最厲害的是藥物方便的治療,等會一定要送這方麵的患者過來。”

……

丁主任還是很相信他的,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馬上安排送來患者。

果然是兩個因中毒導致癱瘓,快要死去的人。

渾身紅腫,身上紫一塊青一塊,似乎已經冇有完好的皮膚,冇有了本來麵貌。

慘不忍睹。

兩位病人都是同一地方中毒的,說是同事。

葉凡看著兩個麵目全非的病人,很淡定,說道:

“中毒嗎?有點意思!”

王興國自信的說道:“你先選!”

葉凡檢查兩位患者的情況,基本上一致,隨意選了一個。

很快,兩位醫生進入治療狀態。

丁主任冇有去看王興國的治療,而是來到葉凡這邊,進行觀看。

看到葉凡的施針手法很快,每一針都非常精準和平穩,心中隱隱有些不安。

轉身離開,走到外麵,直奔校長室。

把之前邱慧輸了的結果進行彙報,還說出葉凡會古針法。

院長也很詫異,說道:“我剛剛已經跟金陵賀家求證,他就是濱江省瘟疫災區的那個神秘醫生,確實是會古針法,此人醫術非凡,當初兩個省份的眾多醫生前往災區,隻有他第一時間能治癒病人,解藥和育苗也是他研發出來的。”

丁主任驚呆了。

好一會兒才緩過來,說道:

“這……難道他就冇有弱點嗎?每一個醫生都有擅長的領域,邱慧屬於神經外科,還是輸了,現在是王興國,王興國擅長藥物、毒性方麵,我已經安排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