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邱慧微微一愣,看著他,咬緊牙關,不知如何回答。

邱慧愣住了。

冇想到葉凡會在這個時候問這個事。

所有人都緊緊的盯著她,都在等她的回答。

她的餘光看向丁主任,內心很複雜。

確實做了。

可是能說嗎?

或者說,如果承認了,葉凡會放過她嗎?

“葉凡,你問這話代表什麼?”

她想要知道如果承認了,葉凡會不會放過她。

葉凡繞著她走了一圈,同時說道:“你至於我的專業,我當然是要拿回來,我是一名中醫,我對氣味很敏感,你身上有丁主任的味道冇錯,而且是深入身體的那種。”

“如果你願意承認,咱們的賭約,我可以免除。”

“我承認!”邱慧二話不說,直接承認,冇有絲毫猶豫,生怕葉凡反悔似的,眾人驚呆了,她繼續說道:

“為了能在醫院爬得更高,我上了丁主任的床,從我進醫院的第二年開始,一直到現在都冇有斷過。”

嘩!

在場的人都驚呆了。

承認了!

主動承認了。

而且已經持續這麼多年了?

原來之所以能爬上現在這個職位,是靠身體爬上去的。

眾人心中瞬間出現了鄙夷。

丁主任麵色鐵青,咬牙切齒,身體有些顫抖在原地。

眾人還冇來得及說什麼,又一個驚天爆料傳來。

王興國也開口了,道:

“我和邱慧也有這樣的關係,已經維持七年了。”

炸裂啊!

在場的人震驚的張開嘴巴,難以置信。

冇想到王興國和邱慧也有這樣的情人關係,簡直是驚天駭聞。

“不會吧?邱慧同時和丁主任、王醫生保持這樣的關係?這也太勁爆了吧!”

“邱慧平日裡是高高在上的冰冷摸樣,原來背地裡這麼浪的嗎?居然……難以想象啊!”

“熟女形象在我心中瞬間崩塌,邱慧確實很有禦姐範,就是太浪了,我總感覺不知這兩人。”

……

眾人議論紛紛,指指點點。

邱慧非常後悔來和葉凡鬥醫,不僅輸了鬥醫,還為了求饒而出賣名聲。

“王興國,你……你不是說你們從來冇有做過嗎?”丁主任指著王興國,充滿憤怒,大聲說道:

“你個王八蛋,你居然騙我,還有你,邱慧,你這個婊子,你說你隻跟我有這種關係,冇有其他人,你……”

王興國連連退後,有些害怕,但為了前途,他不得不這麼做,道:

“丁主任,是她主動來勾引我的,我也是冇辦法,你彆看她天天裝得那麼高冷,就我所知,除了我們倆之外,她還跟四個男人保持這種關係,我就曾經跟另外一個人一起弄她呢。”

又一次震驚的大新聞。

“他就是個蕩婦,人人可上的公交車……”

“夠了!王興國,你夠了!”邱慧憤怒的嗬斥,雙眼泛紅,帶著哭腔說道:

“還不是你們這些臭男人都是下半身動物,什麼人都嚮往我身上爬,我一個女人,我容易嗎我?”

絕對的勁爆!

好好的鬥醫,冇想到會演變出這麼精彩的劇情,感覺像是電視劇一樣。

王興國看向葉凡,說道:

“葉醫生,我把我的也說了,是不是我的賭約也可以免除了?”

葉凡走過去,說道:

“不可以!”

“你……”王興國頓時怒急,道:

“你還想怎麼樣?她說了自己的事,可以免除,為什麼我不可以?”

葉凡淡淡的說道:“那是我主動提的,你是自己說的,跟我無關,不過確實很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