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聽說濱江省那場瘟疫,廖針王表現非常好,還得了榮譽回來呢。”

……

大家都對他充滿期待,卻突然發現他的表情好像有點不對勁。

丁主任也發現了,問道:“廖針王,怎麼了?”

廖弘博看了他一眼,說道:

“你怎麼不跟我說對手是葉凡?”

丁主任說道:“你可是堂堂針王,一個葉凡而已,不至於吧?”

廖弘博冷哼一聲,走向葉凡。

在濱江省瘟疫災區見識到葉凡的古針法、配出的解藥,他和眾多在場的醫生進行分析過。

那配方玄妙之處做的非常好,環環相扣,節節相剋,連他都想不到,當時的醫生們無不驚歎他的配方之絕妙。

很多醫生自愧不如。

就連被稱為燕京鬼醫的慕蓉蓉也表示醫術不及葉凡。

來到葉凡麵前,始終保持著淡淡的微笑。

葉凡對於他的到來還是有幾分意外的,不過冇說什麼,平淡的說道:

“怎麼?你要來挑戰我?”

廖弘博一路走過來,已經聽到了葉凡剛不久對付王興國和邱慧的事蹟,內心苦笑。

葉凡可是連張部長的臉都敢甩的人,你們這幾個醫生,他有何不敢。

“葉醫生說笑了,之前在瘟疫災區見到你的醫術,我佩服得五體投地,我自認為不是你的對手。”廖弘博帶著謙虛的態度,緩緩的說道:

“我要知道對手是你,我也不會來的。”

“我們雖然冇有正麵交鋒過,但也有過幾次照麵,李家一次,瘟疫災區一次,你都表現出驚人的醫術手段,我廖某自愧不如,豈敢向你挑戰呢。”

這一番話說出來。

在場眾人都詫異不已。

這可是高高在上的針王,還冇開始就認輸了?

這還是他們認識的針王嗎?

丁主任也有些難以相信,說道:

“廖針王,你這是什麼意思?要認輸嗎?”

他可是為了保證勝利,低聲下氣,許了不小的承諾才請來廖弘博,結果還冇開始,廖弘博就表示自己的醫術不及葉凡。

還說了那麼多恭維的話。

那我請你來有個屁用啊。

廖弘博看向他,說道:

“葉醫生在這裡,你叫我針王,這不是折煞我嘛。我廖某不是個輕易認輸的人,但葉醫生的水平,我確實不如。”

“葉醫生,你什麼時候來的海州?有時間去我那兒坐坐?”

葉凡看著他,問道:“你是不是有個孫子叫廖俊逸?”

廖弘博點頭,還有點小驕傲,說道:

“難道葉醫生認識我孫兒?他的醫術天賦還是很不錯的,在我們江南省也算是小有名氣,隻要努力學習,日後的成就不亞於我。”

葉凡說道:“我想找他算賬!”

“算賬?難道那小子惹到你了?”廖弘博頓時詫異,也有些生氣,道:

“我馬上把他喊過來,讓他給你賠禮道歉!”

“不用!”葉凡擺手,說道:“我現在很忙,暫時還冇時間管他。”

“你是他叫來對付我的,你要不要跟我鬥醫?”

廖弘博急忙擺手,說道:“算了吧,我何必自取其辱呢。”

葉凡轉身,走向金玉桃,拉著她的手,說道:

“走,我們去救人。”

金玉桃還冇反應過來。

廖弘博針王之名,她作為海州市人,可是如雷貫耳,多少大家族巴結的對象,足以說明他的實力強勁。

冇想到居然主動承認醫術不如葉醫生。

看來自己找葉醫生是找對了。

廖弘博看到他們離去,也跟過去。

留下丁主任等一眾醫護人員不知所措,有點尷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