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安排的鬥醫輸得那麼徹底,你請來的廖弘博還冇開始就認輸,現在金家的人已經出院,你說你還能做什麼?廢物!”

丁主任低著頭,像是個認錯的小孩,道:

“院長,對不起,這件事是我辦的不好。”

院長氣得胸前起伏波動,一口氣喝了眼前的茶,盯著他,道:

“冇有經過我的允許,你居然跟邱慧那個蕩婦保持了這麼多年情人關係,連我都瞞,你藏得很深啊。我就說你每次有好處都想著邱慧,還信誓旦旦的跟我保證,跟她是清白的,這就是你的清白?”

丁主任的頭更低了,說道:

“親愛的,我錯了,從此以後,我跟她再無瓜葛,我隻有你一人。”

院長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兒,說道:

“先想想怎麼給陶家解釋吧。”

————————————

金玉桃這邊馬上給家族所有人辦理出院,哥哥金玉聰也幫忙辦理,抬著病人上車。

葉凡跟著他們回去。

醫院留下葉凡的傳說。

江南省醫學論壇上已經出現了不少關於葉凡和王興國、邱慧的鬥醫帖子,更加勁爆的是三人之間的混亂關係。

關於葉凡醫術的帖子很快被壓下去,不斷有三人混亂關係的新貼冒出。

人們還是更喜歡八卦。

“每個醫院都很亂,但邱慧為了保住聲帶,保住行醫權利,爆出這樣毀聲譽的料,顏麵何存啊!”

“我早就發現邱慧的私生活很混亂,看到誰都放電,憑藉著自己有幾分姿色,到處勾搭男人,現在名聲儘毀了吧。”

“我在這兒再給你們爆個料,我也上過邱慧,你們彆看她平時端莊高冷,在床上,那叫一個浪,叫人慾罷不能呐。”

“我去,居然還有人主動爆出來的,牛逼,我也曾幻想過,但冇得手。”

“爆料的那位,還好你匿名了,我聽說邱慧背後的大佬可不簡單,小心惹火上身。”

“我怕個毛,邱慧的浪蕩可是出了名的,隻是你們這些小毛孩不知道而已,在我們這個層次的人早就知道,就我知道的,他跟不少於十五個人發生過關係,有時候還需要兩三個同時做才能滿足她呢。”

……

網上的各種勁爆新聞帖子,不斷有人爆出顯得猛料出來。

邱慧算是名譽掃地。

王興國的醫途也毀了。

葉凡也算是在海州市闖出一點明堂,主要是人們更感興趣於八卦,導致這件事的傳播度被壓下去了不少。

葉凡來到金家彆墅。

施法救人。

對金家眾人施展道法的人並冇有想要害死人的想法,隻是讓這些人暫時處於昏迷狀態,冇有傷及根本。

葉凡破解也比較簡單。

一天時間,金家所有人都醒過來了。

金家眾人對葉凡充滿感激。

不過他們似乎都知道對手是誰,充滿憤怒,很快投入到工作中去。

“金小姐,你的家族人人都在忙事業,就你閒!”葉凡吃著飯,看著夕陽。

忙了一天,很餓。

金玉桃麵帶笑容,說道:“我從來不管家族的事,他們都知道的,僅次若不是家族陷入這樣的危機,我還在外麵遊玩呢。”

葉凡歎了口氣,說道:

“富家女就是爽,阿姨,我不想努力了,包養我吧!”

撲哧!

金玉桃忍不住笑了,雖然不是驚豔的漂亮型,但很耐看,笑起來也很美,說道:

“葉醫生,憑你的醫術,創造一個豪門不是問題,我可聽羅姐姐說了,你的明凡集團越來越大,有你這樣的強大輔助,將來隻會更強,你包養我還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