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突然就原地治療,所有人都始料未及,連廖俊逸都還冇反應過來,準備推著自己的病人進去密閉空間治療來著。

頓時愣在原地,看著葉凡施針。

他感覺到了一股氣流在空氣中遊走,隱約微弱,但他還是感應到了。

頓時難以置信。

更加讓他難以置信的是病人居然醒了,神色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複正常。

簡直不可思議。

旁邊圍觀的人也都驚呆了。

“這……這就開始了?”

“他這下針速度,他看清楚穴位了嗎?我都看不清他的下針方式。”

“看不看得清不重要,重要的是病人的神色,正在快速恢複,這種速度連西醫的藥效都冇這麼快。”

“這葉凡……簡直神人啊!”

葉凡的下針速度驚呆眾人。

在場的都是中醫生,對於針法的行鍼速度還是有所瞭解的,一般都是小心翼翼,緩慢下針。

可葉凡不一樣,速度極快,而且行雲流水。

廖俊逸都還冇將病人送到封閉空間,葉凡已經下針完畢。

“快,把病人送進去!”廖俊逸著急了。

他可是常勝將軍,戰遍江南省中醫界年輕一代無敵手,不能就這樣敗在葉凡手中。

自己積累了那麼多的威望,若是輸了,之前所有的積累都會轉交到葉凡身上,他不甘心。

看到葉凡的手段,他有點慌,特彆是感受到葉凡的病人周圍若隱若現的出現了一種氣流,他真的慌了。

趕緊展開治療。

現場很安靜,都被葉凡的針法震驚到了。

“這葉凡不會是胡來的吧?哪有施針這麼快的,也不知道準不準!”

“看樣子好像很熟練的摸樣。”

“醒了,你們看,病人醒了!”

躺在病床上的病人緩緩睜開雙眼,有點好奇的打量四周。

咕嚕咕嚕……

病人的肚子傳來聲音,頓時眉頭一皺,伸手捂住屁股,道:

“廁所……我要拉屎……”

葉凡取出銀針,指著裡麵,道:

“自己過去!”

病人爬下床,艱難的走過去。

一位外來醫生實在看不下去,走過去攙扶,將病人送到廁所。

在廁所蹲了二十來分鐘纔出來,整個人看起來精神好了不少,精氣神上完全看不出這是一個剛剛被治癒的患者。

“太舒暢了!前所未有的通暢!”

病人走過來,已經不需要攙扶,來到葉凡麵前,充滿感激的說道:

“葉醫生,謝謝你,我現在冇有感覺到任何的不適了,很舒服。”

葉凡點了點頭,拿出手機,打開支付寶收款碼,說道:“請付診金,一百五十塊。”

病人冇有猶豫,直接掃碼付款。

旁邊的人都有些呆住了。

這也行?

一般鬥醫是不會收取費用的。

大家驚歎於葉凡的治療速度,走向廖俊逸那邊,看他滿頭大汗,有點手忙腳亂。

葉凡也走過去,仔細看著他的針法,以及行鍼方式。

確實有點東西!

就是心亂了。

這應該不是他的真正水平。

被自己嚇到了。

當他轉頭看向圍觀眾人,看到葉凡也在其中,更加著急。

目光繼續掃視,當他看到葉凡的病人也出現在圍觀人群中時,整個人都呆了好一會兒。

嘴巴微張,難以置信。

病人已經痊癒,可以來觀看他的治療了?

砰!

葉凡猛的拍了一下玻璃,大聲說道:

“你愣著乾嘛,你的病人快要出問題了,發什麼呆啊。”

他這才驚醒過來。

看到病人臉色蒼白,趕緊施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