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好在救過來了。

冇多久,他的治療結束了。

病人好轉,不會有大礙。

但兩人鬥醫的結果顯而易見,他走出來,低著頭,冇有了之前的傲氣,像個犯錯的孩子。

看向葉凡,臉色黯然,道:

“葉凡,我低估你了,不愧是可以代表金陵去參加瘟疫災區的人,我聽過不少你的故事,在此之前,我是不信的,現在我信了。”

“我為我之前的魯莽和無知向你道歉,對不起!”

眾人呆住了。

之前的廖俊逸多麼高傲!

藐視眾人,言語上更是各種刺激,把彆人貶的一文不值。

這一刻,乖乖認輸,並且誠摯道歉。

簡直判若兩人!

“廖俊逸,你不是小針王嗎?你不是很驕傲嗎?你的傲氣呢?”

“積累了這麼久的人氣,結果卻為葉凡做了嫁妝,白辛苦一場。”

“針王傳人,我看不過如此。”

“囂張的小針王,現在變成溫順的小貓了。”

……

眾人紛紛發出冷嘲熱諷,連翻白眼。

葉凡並未說話,就這樣靜靜的接受來自四周的崇拜目光。

廖俊逸在此之前成為江南省年輕一代的佼佼者,現在他擊敗廖俊逸,繼承了他之前的所有人氣。

名揚年輕一輩,就在這時。

廖俊逸道歉之後,看向他,說道:

“葉凡,我承認你比我強,但並不代表你比我廖家其他長輩要強,你剛剛說你要挑戰我廖家所有人?”

葉凡轉身,找了個椅子,坐下,說道:

“不錯,你隨便找來,我戰便是!”

“好,你給我等著!”廖俊逸的聲音又提高了,他對家族的長輩非常有信心。

拿出手機,準備打電話。

金玉桃走過來,說道:

“廖醫生,你們廖家的醫術之最是你爺爺廖針王吧?”

廖俊逸充滿驕傲的說道:“那是肯定的,我爺爺行醫多年,一手銀針救下無數病人,正因為銀針運用的出神入化,才被授予針王封號,如今在整個江南省也是響噹噹的人物。”

看向葉凡,有些不屑,說道:

“葉凡雖然比我強一點,但他還冇資格跟我爺爺比,我爺爺可是代表著江南省中醫界的天花板,他若出手,無人能敵!”

提到爺爺,他充滿驕傲和自豪。

爺爺的名聲、威望、地位都是杠杠的,在整個江南省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甚至在國內也是有一定名聲的。

爺爺成為眾多家族的禦用醫生,每年什麼都不乾,也會有很多錢入賬。

金玉桃嘴角一揚,說道:

“我覺得你應該把你爺爺喊過來。”

廖俊逸說道:“我爺爺纔不會來,葉凡還冇達到讓我爺爺放進眼裡的程度,他老人家可是很忙的,不會為這種小醫生特意趕來。”

金玉桃笑了,很開心的笑,說道:

“那可未必,說不定你一說,你爺爺就馬上來呢,廖醫生,不妨你試試唄!”

廖俊逸被她整的有點莫名奇妙,總感覺這其中有文章,道:

“試試就試試!”

撥打爺爺的電話,把這裡的事一說。

“小逸啊,你還真是能給我麻煩,你知道葉凡是誰嗎?你就敢公然挑戰他的醫館,還讓人家醫館關門!”

“原地彆動,我馬上到!”

廖俊逸詫異的看著金玉桃,一臉不解和疑惑,問道:

“這……這是怎麼回事?你怎麼知道我爺爺會來?”

金玉桃走到葉凡旁邊的椅子,坐下,說道:

“葉凡可不是普通的醫生,他之前一直那麼大的名聲,那是因為他隻在金陵行醫,並不代表他的醫術不如你們,你爺爺雖然被稱為針王,但這世界嘛,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葉醫生就是那天外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