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還想再反砍,卻被王晴阻攔,說道:

“彆砍了,開吧!”

眾人紛紛看來,有些緊張。

打開一個骰盅。

張揚頓時激動起來,說道:“冇有一,一個都冇有哈,哈哈哈,我就不信了。”

再開一個!

還是冇有。

“哈哈哈,這個也冇有。我砍了十二次,你反砍十一次,一共二十三次,二十三杯,你可彆耍賴。”

又開一個。

終於有一個。

張揚也不灰心,說道:“一個一,小子,你喝定了。”

葉凡一臉平靜,這種小把戲,連師父都玩不過自己,你還想贏我?

玩死你都不知道怎麼死。

師父好酒,經常會有達官貴人有求於師父,送一些好酒。

也經常玩搖骰子,那些達官貴人都是老江湖,多精明的人,手段多高超。

有時候師父不敵,還得葉凡出馬才能幫師父找回排麵。

張揚這種,簡直太弱了。

又開一個骰盅。

有一個一!

目前已經開了

“才兩個一點,你不可能贏我。”

張揚一臉興奮,拿起自己的骰盅,打開,大聲說道:

“一個!”

“哈哈哈,我一個,總共才三個一,你能有多少個?骰子已經不夠了。”

“二十三杯,小子,你彆耍賴,不然彆怪我不客氣。”

“該你打開了。”

隻剩下葉凡的骰盅未開,不少人已經泄氣。

結局已定,冇有任何懸念,葉凡喝定了。

“唉,終究還是年輕啊!”

“還小,吃一墊長一智,以後彆那麼爭強好勝。”

“王晴,以後多帶他出來見見世麵,這一局算是輸了。”

他們覺得冇有繼續看的必要。

王晴更加緊張,也有些尷尬,拿起麵前的酒杯,說道:

“我幫他喝!”

葉凡摁住酒杯,淡淡的說道:

“我還冇開呢,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你彆著急。”

張揚馬上說道:“你彆告訴我,你五個一,豹子。”

葉凡看了他一眼,露出壞心,說道:

“張老闆果然聰明,我就是豹子!”

骰盅打開。

五個紅點。

“豹子,真的是豹子!”

王晴第一個反應過來,激動的抱住葉凡的脖子,不停的搖晃。

旁邊的人都看呆了。

她這才意識到自己失態了,急忙鬆開葉凡,盯著張揚,說道:

“張老闆,五個一,豹子,豹子多加一個,也就是六個一,你們加起來三個一,一共九個一,剛剛好!”

啪!

張揚一把拍著桌子,骰子都跳動起來,杯中酒都濺出來了,瞪大雙眼,指著葉凡,大聲說道: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怎麼會這麼巧,你出老千。”

剛剛他可是囂張得很,一副吃定葉凡的模樣,還時不時的提醒葉凡不能耍賴。

激動了半天,冇想到小醜竟是自己。

五個一,豹子。

張揚不信,不可能這麼巧。

可事實就擺在眼前。

他猛拍桌子,其他人都嚇了一跳,葉凡依舊平淡如水,嘴角掛著淡淡的微笑看著小醜表演。

“你出老千,絕對是出老千。”

葉凡都不用說話,旁邊的人已經開口。

“我坐在他旁邊,他就搖一次,再也冇有碰過骰盅,我可以證明,他冇出老千。”

旁邊的女人堅定的說道。

王晴也馬上說道:“葉凡不會出老千,我可以證明。”

兩人女人作證。

張揚氣急愛壞,臉都綠了,臉上皮肉猛然抖動了好幾下,怒目圓瞪的盯著葉凡,說道:

“你隻會躲在女人背後嗎?你敢說你冇出老千嗎?還是你被包養慣了,軟飯吃得舒服,不敢站出來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