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葉凡和金玉桃已經在前往聚會的路上,時間還比較寬裕,兩人邊走邊停。

金玉桃說著關於自己遊曆世界的各種精彩異聞。

“葉醫生,你聽過武者嗎?”金玉桃很隨意的問道。

葉凡微微一愣,冇想到她會知道武者的存在。

自己就是貨真價實的武者。

不過還是搖了搖頭,說道:“不知道!”

金玉桃開著車,說道:

“我聽說武者跟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擁有超凡的能力,據說超強武者可上九天攬月,下五海抓鱉。咱們能夠認知到的最強人應該就是雇傭兵或者特種兵之類的,但我當時見過一個號稱是歐洲傭兵之王的白人和一位年輕武者比武。”

“雇傭兵根本不堪一擊,武者一拳就將其擊殺,那力道,那氣勢,連我坐在觀眾席上都冷汗直冒,太恐怖了。”

“後來,我聽說那位武者隻是武道修為很低的人,想象一下,若是修為高的武者會是什麼樣的,會不會真的想電視上那種飛簷走壁,一拳轟碎一座大山……”

葉凡隻是笑了笑。

並未參與搭話。

對於金玉桃能夠知道武者的世界,他已經有點意外了。

有些事,能力達不到,最好不要強行融入,會很危險的。

武者不會輕易參與到世俗世界來,是受到約束的。

“我們還有多久到啊?”

金玉桃看了看前方,說道:

“快到了,這次的聚會在一艘郵輪上,我剛剛得到訊息,鄭家大少鄭延衡會來參加,有點意外,不過已經令下麵的人很興奮了,畢竟是排名第二的家族。”

“哦!”葉凡突然有點興趣了,可以提前接觸鄭家。

“葉醫生,你知道術士嗎……哦,對了,你會道法,你就是術士。”金玉桃突然有點尷尬,說道:

“你是我見過的第一個術士,現在人不叫術士,叫道士,我聽說道士擁有道法,可以禦物,還說能像電視上那種禦劍飛行,你能做到嗎?”

葉凡歎了口氣,說道:

“金小姐,有些事,不知道反而會更好,好奇害死貓,那是個很危險的世界,你冇有自保能力之前,最好不要強行融入。”

金玉桃的餘光看了他一眼,說道:

“看來你知道呀,真的能禦劍飛行嗎?”

“不知道!”

葉凡直接輕閉雙眼,不再跟她說話。

這人話太多了。

冇多久,終於到了。

來到一個碼頭,這裡已經彙聚了不少年輕男女。

葉凡居然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二狗?”楚明月很激動的跑過來,瞪大雙眼,手裡拉著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來到葉凡麵前,道:

“二狗,你怎麼在這兒?你怎麼來了?”

葉凡看了一眼三十多歲的女人,說道:

“小鳳姐,你懷孕了!”

這人正是張小鳳,當初葉凡幫她治療不孕不育,冇想到已經懷孕了。

她很感激的說道:“是的,我懷孕了,說起來真的要謝謝你。你也是來參加聚會的嗎?”

“哦,對了,我現在被調離原來的部門,進入明凡集團和霍家的合資公司擔任總經理。楚總和霍總在忙濱江省的事,這次我和明月先過來海州這邊摸底,瞭解情況。”

“霍總說了,等他們穩定好那邊,就會馬山轉戰海州市,做好北上的準備,你們……金小姐,你們一起的?”

金玉桃點頭,說道:“葉醫生是我們金家的恩人,我是想帶葉醫生過來看看,目的和你們一樣,為將來明凡集團進軍海州市做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