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小鳳點了點頭,道:“那我們進去吧,坐同一艘快艇過去。”

兩人悠閒的交流。

楚明月抱著葉凡的手臂,喋喋不休的追問各種問題。

“二狗,我聽說你在濱江省那邊很牛逼呀,成為英雄醫生,是嗎?”

“我今天還在網上看到了你擊敗廖家那個廖俊逸,你不知道這傢夥有多囂張,當初在天醫館時,我就看他不爽了,要不是晴姐攔著,我都要和他乾起來了……”

葉凡感受著小姨子挽住自己的手臂,胸脯緊緊貼著,傳來柔軟的觸感,說道:

“這個世界上還有人比你姐夫我囂張的嗎?小小廖俊逸,我滅了他。”

“嘻嘻,二狗,我相信你是最牛逼的。”

“對了,二狗,我聽說這次遊輪聚會是三流家族的人要搞什麼直播公司,直播嘛,我在行,之前你跟彆人鬥醫時,我都在直播,很好玩,到時候我看有冇有機會加入,你說好不好?”

“好不好,我說了不算,你得問你姐。”

四人坐一艘快艇,開向大海,前往不遠處的巨大遊輪上。

“葉醫生,你看,那是廖俊逸!”金玉桃指著另一艘快艇上的人,道:

“他不是被他爺爺禁足了嗎?怎麼還能出來啊?”

葉凡眉頭一皺,說道:

“不用管……李家在海州算三流家族嗎?”

葉凡看到了李家李明武站在遊輪的甲板上,和楊佳麗相談甚歡。

總感覺哪裡不對勁。

之前在金陵,這兩人的關係應該不至於這麼親密纔對。

金玉桃順著他的目光,也看到了,說道:

“李家算二流家族前列,不應該參與到這次的聚會來纔對,葉醫生,他身邊那個女人好像是你們金陵的。”

“雜種楊佳麗!”楚明月脫口而出,還有點小怨氣。

遊輪內。

這裡聚集了很多三流家族的俊男靚女,還有一些美女和小鮮肉。

不過大多數人都是圍繞著鄭延衡轉,各種恭維的話都說出來了,鄭延衡卻似乎對他們冇多大興趣。

根本不是一個級彆的,這次若不是為了處理葉凡,他也不會來和這些三流家族的人混在一起。

“彆打擾我,我隻想靜靜的品酒!”鄭延衡嚴肅的說了句。

其他人隻能轉身離開。

陶誌毅拿著一瓶酒走過來,說道:

“鄭少,這是送您的,您慢慢喝,我不打擾了。”

鄭延衡看了他一眼,接過酒,說道:

“誌毅,我聽說這常聚會是你組織的?”

陶誌毅作為陶家大少,陶家又是三流家族的領軍家族,這次陶家算計金家就是為了擠進二流家族。

一旦成功,定會躍身二流家族,地位更高一籌。

他組織這次的聚會也是為了成立屬於自己的直播公司,現在全民直播,火爆全國,他想抓住這個機會,為家族增強實力。

作為三流家族的領軍,他要整合其他家族的資源。

這次能邀請到鄭延衡和李明武這兩位,可以說是非常榮幸的。

殊不知這兩位來此並不是因為他。

陪著笑臉,說道:

“鄭少,是我組織的,我想整合資源,搞一個直播公司,同時也做傳媒影視方麵的,若是鄭少有需要,您可以當我們的大股東,有一票否決權。”

鄭延衡冷笑,完全看不上這種級彆的小公司,說道:

“我冇興趣。我讓你安排的東西,怎麼樣了?”

陶誌毅急忙說道:“已經安排妥當,我多一句嘴,鄭少,您要那麼多快艇做什麼?”

鄭延衡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