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明武嘴角一笑,說道:

“我知道你的目標是葉凡。”

鄭延衡微微一愣,我有這麼明顯嗎?

並未說話,讓他繼續說。

他繼續說道:“當初葉凡在金陵殺死天師府王道長的事,很多人都知道,這幾人身穿道袍,想必也是來自天師府,而且楊佳麗跟我說過,他爸爸去了你們鄭家,請天師府的人出手除掉葉凡,我猜的冇錯吧?”

鄭延衡笑著,抿一口酒,眼眸有幾分冷意,說道:

“我聽說葉凡是你奶奶的主治醫生,你們李家尋醫多年,終於認定葉凡。你這次是來阻止我的?”

李明武急忙擺了擺手,說道:

“鄭少誤會了,我們李家情況複雜,其實我跟你一樣希望葉凡死,因為葉凡不是我這一脈帶進家族的,而是我二叔那一脈,若是葉凡真正的救了我奶奶,那以後李明珠就真的可以在家族內為所欲為了。”

小抿一口酒,說道:“我覺得保持現狀就挺好的,我奶奶老了,死了比活著更有價值。”

鄭延衡臉上出現了一絲冷漠,道:

“都說你們李家內鬥嚴重,現在我算是見識到了。我的人查了整艘遊輪,並未發現可以和葉凡匹敵之人,難道你們打算下藥暗殺?”

李明武笑了笑,說道:“下藥?葉凡的醫術何等高明,連我奶奶的病都有把握治好,什麼藥物能瞞得過他?我們準備的人不在遊輪上,而是在海裡。”

兩人聊著。

外麵甲板上的葉凡和楊佳麗也聊著。

海風越來越大,呼嘯而過,兩人站立在甲板上,雖然隻是言語的交流,卻充滿火藥味。

“你不知道我很強的嗎?我連雇傭兵都殺過,你請的是什麼人?”葉凡很隨意的問道。

拿出一包煙,點上一根。

狂風一直在吹,煙燒的很快。

楊佳麗嘴角一揚,說道:“我說了,我估算過你的實力,我不會請什麼雇傭兵,而是你從未見過的武者,你恐怕連武者都不知道吧?”

葉凡猛抽一口煙,吐出大量的煙霧,並未說話。

風力很大,侵蝕著菸草,燃燒得有點快。

楊佳麗看著他的樣子,有幾分得意,說道:

“你不用那麼大口,緊張也冇用,遊輪即將進入公海,到時你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

葉凡很平靜,看了看手裡的煙,說道:

“這風在抽我的煙,或許風也有煩惱和緊張吧,我得跟它搶煙抽。”

“……”楊佳麗有點無語。

你現在還在關心的你煙,難道你不應該先關心你的命嗎?

“武者乃是超凡我們這種普通人類的存在,突破人類極限,無論是身體感官還是反應程度都遠遠超過雇傭兵,武者想要殺死一個雇傭兵,一根手指便可殺死。”

“就算你殺死過雇傭兵又如何,你所謂的強大,在武者麵前是不堪一擊的。”

就在這時!

遠方出現了一個朦朧的燈光,像是指引遊輪前進方向般。

距離還有點遠,楊佳麗看過去會很模糊,但葉凡已經可以清晰看到了。

一艘快艇,一個人站在快艇上。

巨大的海浪拍打著快艇,站在快艇上的人卻可以屹立不倒,顯然他的平衡力超強,還能壓住巨大的浪濤。

是一個黑人,體型龐大,穿著一件背心,短褲,渾身肌肉極其發達,大大的香腸嘴。

在這黑色的夜晚中,若不是那一盞不算光亮的燈光照耀著,根本看不見,他的香腸嘴還能看到一點點白白的牙齒。

“那是你的人?”葉凡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