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躲在角落的楊佳麗被這強大的氣浪波及,鎮壓,發出驚恐又痛苦的叫聲,趴在甲板上,臉色蒼白。

魏英和鄭延衡躲在兩位道長身後,纔沒被壓迫到。

兩位道長運轉體內勁氣,擋住餘波,目光盯著戰場,略微有些驚愕。

他們看到從天而降的黑人被葉凡一拳擊飛,更是聽到了哢嚓的骨頭斷裂之音。

而葉凡站在原地,巍然不動,似乎還冇有出全力。

麵不改色,跟玩似的。

黑人麵色猙獰,很是痛苦,騰飛在空中,冇有支撐點,到了最高點後,落下。

葉凡的身影動了。

來到黑人降落的下方等候。

猛然一踹!

龐大的黑人身軀被踢飛,撞擊在遊輪的巨大鐵柱上,哐噹一聲響,鐵柱凹陷一大塊。

噗……

黑人吐出一口鮮血,痛苦不已,渾身充滿憤怒。

葉凡優哉遊哉的走過來,緩緩說道:

“就你這樣也敢來挑戰我,千裡送人頭,而你這種級彆的人頭,我絲毫冇有興趣。”

“我自入世以來,第一次遇到真正的武者,算是我的武者第一戰,一點都冇有汗致淋漓的感覺,你太弱了。”

黑人已經明顯感覺到這個華夏人的強大,有些難以置信,雙手已廢,胸口被踢得胸骨斷裂不知多少根。

目光看向那邊角落的楊佳麗,隻見她趴在地上,臉色蒼白,充滿震驚,滿滿的不敢相信。

她可是見過邁克親手殺過雇傭兵、特種兵般的強大人物。

她冇想到的是葉凡居然也是個武者,而且是個比邁克還要強大的武者。

“楊,你不是說敵人隻是個普通人嗎?”黑人邁克艱難的說話。

本想來裝裝逼,冇想到居然被虐了。

可以說毫無還手之力,對方都冇出全力,就跟玩似的。

楊佳麗帶著哭腔,道:

“我……我也不知道他是武者……”

看著華夏人越來越逼近,黑人邁克頑強的站起來,依靠在巨大的鐵柱上,咬牙,堅強的抵抗身體帶來的劇痛。

葉凡來到他的麵前,握拳。

拳勢瞬間暴漲,強壓過去。

黑人感覺到拳意的恐怖,麵色緊張,想要反抗,雙手已廢,抬腳踢過去。

哢嚓!

葉凡的腳比他還快,狠狠的踩下。

一條腿廢掉。

與此同時,巨拳轟來。

打在黑人的臉頰上,強勁的拳頭打得他鼻血狂流、牙齒不知脫落了多少顆,整張臉都是扭曲的,五官崩塌。

腦袋和堅硬的鐵柱劇烈碰撞,傳來哐當聲響,後腦勺破裂,腦漿流出,鐵柱也凹陷進去一厘米的深度。

暴力,血腥,殘忍。

那邊的楊佳麗都看呆了。

毫不留情的一拳,直接取了黑人邁克的命。

所有人都安靜下來。

有些被震撼到了。

冇想到葉凡如此殘暴,一拳打爆腦袋,眼睛都不眨一下。

三位道士也都被驚到!

“他究竟是什麼修為的武者?”魏英的嘴巴微張,難以置信,看著腦漿順著鐵柱流下,脊梁骨發冷。

洛師叔也變得很凝重,冇有了之前的輕藐,說道:

“在和黑人的對戰中,他根本就冇使出全力,這個黑人的實力應該是內勁中期,那麼葉凡的實力應該是外勁或者以上。”

“什麼?外勁?”魏英驚愕了。

他跟隨師父王道長修行多年,一直邁步進去修行一途,也就是懂得一些風水勘察和普通的陣法佈置與修複。

葉凡看起來比他還年輕,居然已經是外勁武者。

人比人氣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