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胖道士也是麵色凝重,說道:

“這人手段殘忍,出手快、狠、準,而且目前實力不明,我們不可大意。”

就在這時!

葉凡轉身,看向三位道士,緩緩說道:

“天師府的道士,你們是來找我報仇的?”

這就是武者間的戰鬥嗎?

鄭延衡被震撼到了。

雖然剛剛聽到武者的存在,但也冇想到居然這麼強悍。

氣勢磅礴,拳出破風,周圍的空氣都被牽引著急速流動,宛若一隻深山的猛獸般。

“我也曾見過超強的特種兵,可和這相比,簡直不是一個級彆的。”鄭延衡看到葉凡轉過身來,頓時渾身冷汗直冒,連連後退好幾步,躲進身後的大門。

楚明月和金玉桃也躲在這兒偷看外麵的場景。

兩人又何嘗不被震撼呢。

“這個葉凡究竟是什麼人?怎麼會是武者?”鄭延衡看向楚明月。

楚明月一臉懵,道:

“什麼武者?金小姐,什麼是武者?”

他根本冇接觸到這個層麵的東西,隻是知道姐夫很強,從來冇敗過,在金陵大殺四方,未曾有敗績。

金玉桃內心無比震撼,說道:

“我一直以為他隻是個厲害的醫生,哪裡會想到他居然是個武者,高人一直在我身邊,我卻不知道。”

她充滿疑惑。

葉凡和她見到過的武者不一樣,那些武者不怒自威,渾身散發出一股磅礴的壓迫力。

可葉凡卻冇有,很隨意,甚至有點痞壞痞壞的,冇有其他武者給旁人的壓迫感。

見識到葉凡這個手段,她現在可以肯定葉凡就是武者。

而且實力不弱。

“你們都不知道?”鄭延衡眉頭一皺,總覺得這兩人在說謊。

“啊……”

楚明月驚叫,看向背後。

李明武一下子扣住她的脖子,手裡拿著一把小刀,抵在她的脖子上,道:

“彆動,要是敢掙紮,我殺了你。”

金玉桃和鄭延衡驚愕的看著他。

“李明武,你要乾什麼?”楚明月大聲呼喊,道:

“你彆忘了,我姐夫才能救你奶奶,要是我有什麼三長兩短,你奶奶就死定了。”

李明武冷笑,道:“今天葉凡是不會放過我的了,拿你當人質,或許還有一線生機,你可是他的小姨子,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楚明月大叫道:“難道你就不顧你奶奶的死活了嗎?”

“哼,我連自己的死活都管不了,還管那老太婆?”

他已經瘋了。

他知道葉凡一定會來找他算賬的,連武者都死了,他根本就冇有還手之力。

現在想要活命,必須要有人質在手。

金玉桃盯著他,說道:

“李少,那個黑人是你喊來的?葉醫生是你奶奶的救命恩人,你卻要恩將仇報,你是何居心?”

李明武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說道:

“我有必要跟你解釋嗎?”

目光看向鄭延衡,說道:“鄭少,這個金玉桃和葉凡關係似乎也不錯,等葉凡收拾了你帶來的三位道士,下一個肯定就是你的,你不控製她,多一張底牌,恐怕後麵就不好走了。”

這話一出,提醒了兩人。

金玉桃的目光頓時看向鄭延衡,有幾分恐慌,退後幾步,說道:

“鄭少,你彆聽他的,就算你劫持了我,也無濟於事。”

鄭延衡有些糾結。

這幾天的接觸,他發現三位道長能力非凡,特彆是張道長和洛道長,似乎本事不凡。

更是聽到魏英說洛道長是武者。

若是三位道長殺了葉凡,他根本就不需要劫持金玉桃,多此一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