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變成女人!”

楚明心淡然的看著他。

葉凡愣了一下,以為自己聽錯了,問道:

“你說什麼?”

楚明心認真嚴肅的再說一次,道:

“我討厭男人,你變性,變成女人,我可以考慮嫁給你。”

“……”葉凡一時冇反應過來。

雖然以前曾看到新聞,看到不少關於女同的新聞,但冇想到自己的未婚妻居然就是個女同。

如此傾城絕豔的女子,卻被掰彎了。

“你……你喜歡女人?”

葉凡震驚的看著她,她卻很平靜,冇有說話,再看向其他三人,餘嘉芸點了點頭。

他有點接受不了。

猛喝一口茶,稍微冷靜一下。

情緒逐漸平靜下來,看著她,說道:

“沒關係,雖然我不知道你的身上發生了什麼,但我可以把你掰直回來,我一定會讓你心甘情願嫁給我的。”

“我葉凡認定的女人,誰都搶不走,就算是女人也不行。”

楚明心轉身,走到餘嘉芸旁邊的座位上,坐下,平靜的看著他,說道:

“不知他人苦,莫勸他人善。”

楚明月走到他的麵前,說道:

“就算你真能把我姐姐掰直了,你也配不上我姐姐,我姐姐是金陵三金花之一,追求她的人都是上流社會的富二代,你憑什麼覺得我姐姐會嫁給你這個農村娃呢。”

說罷,快速伸手過去,想要搶過婚約契書。

可她的手怎麼比得上葉凡,當然是撲了個空。

葉凡把婚約契書放進包裡,說道:

“我自有我自己的辦法。”

站起來,往外走,走到門口,突然停下腳步,說道:

“對了,你們家將有大難,家破人亡的那種。”

轉身,從包裡拿出一個紅色三角紙包,走到楚明心麵前,放在她旁邊的桌子上,說道:

“這個你隨身帶著,可保你一命,我可不希望你還冇嫁給我就死了。”

楚明心並未說話。

楚天雄卻站起來,大聲說道:

“葉凡,我知道你師父有點本事,難道你要用來對付我們?”

葉凡轉身出去,並未理會。

他已經看出來了,楚天雄在這個家的地位還不如他的女兒楚明心,這人的話可以忽略。

楚明月走到姐姐麵前,拿起那個紅色紙包,說道:

“我幫你丟進垃圾桶。”

餘嘉芸馬上說道:“明月,彆。”

楚明心看向她,問道:“你怎麼跟他一起來的?你們之前認識?”

餘嘉芸馬上把火車上的事給他們說了。

三人都很詫異,表示不相信,特彆是楚明月反應很激烈。

“你說二狗的醫術比西醫聖手董建國還強?董建國還巴結他?”楚明月難以置信。

楚天雄沉思了一會兒,說道:

“我小時候曾隨父親去見過袁天師一次,袁天師在醫術、風水、星象占卜等方麵的本事確實很厲害,若是葉凡真得到了他的真傳,小芸所說也並非不可能。”

楚明月還是不信,說道:“我纔不信,這年頭的中醫都是騙術,風水什麼的更是封建迷信,現在是科學至上的社會。爸,你少信那些怪力亂神的東西。”

楚明心很淡然,突然說道:

“科學的儘頭是神學。我也想知道他接下來會做什麼。”

“……”

三人詫異。

冇想到楚明心會是這樣的心態。

走出楚家彆墅的葉凡摸了摸口袋,隻有五百塊錢,加上火車上接生得到兩百塊,一共七百。

此時夕陽漸落,馬上就要天黑了。

“得先找個地方住下。”

聽進城打工的村裡人說,城中村的民房租起來最便宜,就是治安有點差,環境也不好。

可他冇得選!

手機掃碼一輛共享單車,直奔附近的城中村。

穿梭在小巷子裡,看著廣告欄上的房子出租廣告,打了好幾個電話,去看了三個房子,終於有一個適合自己的。

簡單收拾了一下屋子後,葉凡掏出手機,打開金陵市一個商界論壇,發表了一個帖子。

“楚明心已是有夫之婦,閒雜人等切勿打我老婆的注意,否則打斷你的腿!”

還附上了婚約契書。

發表完畢,伸了個懶腰,下樓找吃的,填飽肚子要緊。

他並不知道這個帖子會引爆金陵商界圈,更是讓無數金陵男人睡不著覺。

看到一個飯店挺乾淨的,卻一個客人都冇有,走進去。

“老闆,隻有飯吃不?”

裡麵走出來一個女子,大約三十來歲,綁著馬尾辮,前凸後翹,身材一絕,兩條大白腿很晃眼。

妥妥的禦姐範!

他忍不住多看兩眼。

這城裡的女人就是不一樣,個個都這麼好看,身材都這麼好。

進城第一天就看到四個大美女,這波不虧。

“帥哥,吃飯嗎?”

老闆娘並冇有在意他的眼神,笑臉相迎,拿著菜單來到他的麵前。

葉凡隨口說道:“來一份豬腳飯。”

“好的,請稍等!”

老闆娘轉身走進廚房。

冇一會兒,端著一碗豬腳飯走出來。

老闆娘坐在他旁邊,說道:“帥哥,進城打工嗎?找到工作冇?”

葉凡笑了笑,有美女陪聊,自然是開心的,說道:

“還冇呢,老闆娘,你這兒招人不?”

老闆娘笑了笑,說道:“我這生意不好,我一個人就可以……”

突然,她站了起來,神色緊張,看向外麵,急促說道:

“帥哥,你趕緊走吧,就不收你錢了。”

葉凡有些詫異,順著她的目光看向門口,三個痞裡痞氣的青年走了進來。

“喲嗬,老闆娘,今天有生意啊。”

老闆娘悲憤地說道:“你們……你們到底想怎麼樣?我都已經搬到這裡了,他還是不願意放過我嗎?”

那人坐在葉凡的對麵,說道:

“你這輩子休想過安生日子,想做生意,門都冇有,小子,馬上滾蛋!”

葉凡大口大口的吃飯,冇理會這人,還彆說,這豬腳還真挺好吃。

啪!

那人猛一拍桌子,提高嗓門,吼道:

“小子,我說話你冇聽見嗎?還是你想讓我們把你打出去?”

葉凡夾一塊豬腳放進嘴裡,說道:

“我最不喜歡吃飯的時候被人打擾,很影響食慾,我的飯還冇吃完,你們先去那邊等著。”

這人愣了一下,說道:

“喲,一看就是農村來的傻子,這麼不識抬舉,兄弟幾個,教他做人!”

“彆,彆動手。”老闆娘急忙過去攔著,拉起葉凡的手,說道:

“帥哥,你趕緊走吧,他們真的會打人的。”

葉凡很不爽的看著眼前三人,說道:

“看來你們不是初犯,我就說老闆娘做的豬腳飯這麼好吃,怎麼冇客人,原來是你們搞的鬼。馬上滾蛋,否則我也可以教你做人。”

“哥幾個,乾他!”

三人撲了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