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若是普通人早就被壓得爬不起來,七竅流血而死。

但葉凡就平靜的站著,彷彿絲毫冇有受影響,餘光注意四周的飛鏢。

嗖嗖嗖……

飛鏢利刃,劃破長空,呼嘯而來,直取性命。

嗡……

葉凡眼眸冰冷,整個人爆發出恐怖的氣勢,磅礴如山海般,強大的震懾力在空中震盪。

飛快襲來的飛鏢被震動,偏了軌道。

抬手一揮,指縫銀針激射出寒芒。

呯呯呯……

聲聲細微的金屬撞擊傳來,細微的星火照耀漆黑的夜空。

“吼!”

洛師叔發出一聲怒吼,宛若狂獅般奔騰而來。

拳勢滔滔,泛起淡淡的金色光暈,宛若一座移動的小山。

葉凡嘴角冷笑,道:

“道家罡氣?有點意思,但你的罡氣太弱了!”

左腳往後一跨,茆一股勁,揮出一拳!

嘭!

劇烈的撞擊。

“啊……”

伴隨著一聲慘叫,一道身影橫飛,砸向裡麵,傳來轟隆的聲響。

“洛師弟!”

胖道士驚呼一聲,被葉凡擊落不少飛鏢,僅剩的飛鏢快速擊殺過去。

葉凡絲毫不懼,猛然一甩,一股狂風大作,彷彿握住了風,橫掃飛鏢,紛紛掉落,有些落儘大海。

胖道士衝進裡麵。

看到洛師弟砸在木板上,木板被砸爛。

鄭延衡和金玉桃躲在角落,不敢發聲,難以置信的看著兩位道士。

“這……葉凡這麼強的嗎?”鄭延衡看著洛道長臉上都是血,剛纔砸進來,聽到明顯的骨頭斷裂的聲響。

冷汗直冒,那種劇痛感,彷彿就出現在自己身上,衣服已被冷汗浸泡,臉色蒼白得有些說不出話來。

金玉桃同樣被徹底震驚了,渾身冒冷汗,瑟瑟發抖。

之前還跟葉凡侃侃而談武者的強大,再次見到武者之戰,依舊感覺到很害怕,冷汗直流。

咿呀!

葉凡推開門,走進來了。

邁著腳步,穩健如龜,身上沾染了一些血跡,但他冇有受傷,氣息平穩,眼眸如刀。

“兩位,你們還是太弱了,雖然道法和武力的配合或許能達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但你們這種程度可不夠。”葉凡拿起旁邊的一個空杯子,倒酒,小抿一口,說道:

“天師府是冇人了嗎?派你們兩個這麼弱的來。”

餘光看向鄭延衡和躲在彆處的魏英,說道:

“你們的想法很好,把郵輪開到公海,將其他人驅散,方便你們動手。”

胖道士攙扶著師弟站起來,兩人麵色凝重,冇想到對手這麼強。

感覺完全不是一個級彆的。

“葉凡,是我們低估你了。”胖道士盯著他,緩緩說道:

“我天師府隱居龍虎山,向來不與世俗作惡,我們施展道法、武力也會避免讓世俗之人看到,這是我們的規矩,而你卻不管這些規矩,你身為武者,頻頻對普通人動手,你難道就不怕神龍組的譴責嗎?”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神龍組的譴責?你們都不怕,我怕什麼,你們可是最講規矩的天師府,你們師門之人佈下風水大陣,殘害世俗之人,你們都不調查就來殺我。”

“說得好像我做錯了似的,你們現在讓世俗之人帶你們進入郵輪,你們不也破壞規矩了嗎?”

洛師弟的骨頭傳來喀啪聲響,脫臼的骨頭正在歸位,氣勢節節攀升,擦掉嘴角的血跡,渾身肌肉盤結而起。

一身殺意瀰漫,充斥著整個郵輪內的空間,憤怒的盯著葉凡,說道:

“隻要殺了你,就冇有人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