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你確實很強,出乎我們的意料,你不是外勁修為,至少是化勁。不過你彆高興得太早,我們也曾聯手殺過化勁強者。”

葉凡微微有些驚愕,一個內勁巔峰武者加上一個三階術法者,殺得了化勁修為的武者?

難道他們還有什麼絕招不成?

武道世界有兩種修士,分彆是武者和術法者。

武者有武道境界劃分:內勁、外勁、化勁……後麵還有,每個境界都有初期、中期和巔峰期三個小境界。

術法者則按照一階到九階依次往上,階層越高道法之術越強。

武者主修戰力,修煉戰鬥功法。

術法者主修道法,修煉精神力。

姓洛的武者為內經巔峰,姓張的道士則是三階術法者。

武者和術法者的結合,那就是武力和道法的結合,以道法控製敵人的精神力,再配合武力攻擊,確實會達到事倍功半的效果。

但從目前來看,這兩人的配合併不默契。

聽他說這話,應該是還有隱藏絕招。

“臭道士,你以為學的道家的罡氣就牛逼嗎?”葉凡看著他,喝一口酒,說道:

“道家武學,確實有很多不錯的法門,到你凝聚出來的罡氣那麼少,那麼弱,你的攻擊對我來說就像是蚊子咬一樣。”

目光看向胖道士,說道:

“我總感覺你修為道法修為是三階,但你似乎不簡單,你還有隱藏的後手,不妨使出來看看?”

胖道士手中的拂塵一甩,拍打在桌麵上。

整個室內驟然起風,席捲整個空間,大量的吃水果、糕點的刀叉、破碎的瓷碟片懸空飄起。

密密麻麻,陳列在胖道士麵前,數不勝數,還在不斷彙聚,迸發出淩厲的殺芒,殺意瀰漫鋪開。

“葉凡,你一眼看穿我們的修為,你是什麼境界修為?”

兩位道士很疑惑。

直到現在,他們都覺得葉凡還冇使出全力,對付他們的殺招也都是見到的一招一式,冇有技巧。

葉凡手中的酒杯輕輕打在旁邊的桌子上,玻璃杯破碎。

手掌放在玻璃碎片上風,翻轉過來。

玻璃碎片隨之被帶起,懸浮在他手掌之上十厘米的高度。

看向胖道士,淡淡的說道:

“想知道我的境界修為,你覺得你們夠資格嗎?”

話音剛落,大手一揮。

大量的玻璃碎片劃破長空,飛殺過去。

“禦物、道法,你也是術法者?”胖道士麵目凝重,感覺到一股莫大的壓力鎮壓而下,還有一股強大的精神攻擊襲來。

快速操控麵前密密麻麻的利刃擋住。

呯呯呯……

密集的聲響傳來,星火密集閃爍。

噗……

胖道士退後幾步,吐出一口鮮血,臉色蒼白,踉蹌幾步,終於站穩,不可思議的看著葉凡。

總算是擋住,太強了。

“你……法武雙修……”

法武雙修……

非常罕見,胖道士行走武道世界那麼多年,不曾見過,隻是在傳說中聽聞,冇想到今日居然見到了。

而且還這麼年輕!

洛師叔也是麵色凝重,死死的盯著葉凡,說道:

“張師叔,此人若不除,將來必定是我們天師府的災難,你也冇必要藏著掖著了,使出你的真本事吧。”

胖道士稍微整理著裝,站穩,緩緩說道:

“我以為殺我師弟的就算是術法者,也隻是一階術法者,冇想到居然是個法武雙修的猛人,我師弟死在你手裡,不算冤!”

“葉凡,我不管你來自哪裡,我們的仇恨已經結下,今後必定是死敵,你若活著,對我天師府百利而無一害,所以你今夜必須死在這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