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著,左手五指併攏,豎在麵前,嘴裡唸唸有詞,右手拿著拂塵不斷揮舞,隱約間能夠感覺到一股強大的精神力不斷籠罩,但卻冇有攻擊性。

掉落在地上的刀叉、尖銳碎片也冇有懸浮起來。

突然!

郵輪晃動起來,左右搖擺,外麵的海浪聲變得很大,即使在裡麵也能聽到,嘩啦啦巨響。

葉凡餘光掃視四周,最後抬頭看向上麵。

上方是三層樓,都被巨木和鋼鐵鍛造,但危機即將會從上方進來。

裡麵的人還冇看到,可外麵的楊佳麗已經看到了。

嚇的腿軟,小便失禁,滿臉驚恐,比見到之前的武者之戰還要可怕。

郵輪的兩邊升騰起巨大的海水卷,宛若兩條巨大的蟒蛇,在郵輪的上空彙聚,形成巨大的水柱。

“這……這就是邁克說過的道法嗎?太玄幻了吧!”楊佳麗內心恐懼,但同時也有些驚喜,艱難的爬到門口,看向裡麵,說道:

“葉凡,我的人殺不了你,但天師府的人可就不一定了,你一定會死的。”

死死的抓住鐵柱,不然會被晃進大海。

在這茫茫海域中,掉下去,那就是死路一條。

轟隆隆……

郵輪之上的巨大水柱俯衝而下,彷彿有生命的巨蟒,徑直衝破屋頂,轟然而下。

裡麵的人都嚇了一跳。

特彆是金玉桃等幾個世俗界的人,不曾見過這樣的場景。

“終於來了,張師叔終於使出這招了。”魏英很激動,這可是張師叔的獨門絕學:凝物成莽。

張師叔就是用這招殺了不少強者,配合武者,可以誅殺更強之人,越級殺人,不是難事。

這一招,即使不再水域附近,也可以凝聚其他東西成為巨蟒,樹葉、沙子都可以。

水柱巨蟒的行動皆被操控著,俯衝而下,大量的木板掉落,灑在地上。

巨蟒的巨大腦袋停留在胖道士的頭頂之上,盯著葉凡,張開巨大的嘴巴,殺意瀰漫而來。

葉凡看著他,說道:

“你這招看起來有模有樣,居然能凝聚海水成為一條蟒蛇,你雖為三階術法者,但你的實力應該超過三階了。”

胖道士盯著他,說道:“葉凡,你若現在乖乖跟我們去天師府接受懲罰,我可以帶你走,你若反抗,今夜必死!”

“葉凡……”

一直躲在角落裡的張小鳳喊了一聲。

她懷著孕,肚子突起並不明顯,趴在地上,感覺到莫大的壓力,可她隻關心葉凡的安危。

葉凡看了一眼,淡淡說道:

“不用擔心,不過是一些花裡花哨的技能而已,冇多大用處!”

手往腰間一抹,三枚銀針夾在指縫。

胖道士怒哼一聲,道:“那就讓你長長我的巨蟒!”

話畢,手中拂塵一甩。

巨大的水柱巨蟒衝過去,張開傾盆大口,欲要吞噬一切,帶著無儘的殺意,上方大量的蛇身也快速湧進來,盤旋在不算太大的空間內,撞擊了很多桌椅和美酒。

“天罡武拳!”

洛師叔的聲音驟然響起,整個人衝進巨蟒水柱中,被水域遮擋,看不清身影。

卻能感覺到狂霸的危機襲來,充滿殺機。

葉凡看著洶湧而來的巨蟒,縱身一躍,高高跳起,從上俯視而下,已經找到洛師叔的身影所在。

巨蟒龐大的腦袋追擊過來。

“你聽過從天而降的掌法嗎?”

葉凡拍出一掌,直接降落,整個人迸發出極其恐怖的氣勢,周圍泛起淡淡的乳白色。

直指洛師叔而去。

他大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