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陶錦森還是有種不安,說道:

“你再試試聯絡你弟弟看看。”

陶麗穎拿出手機,撥打陶誌毅的號碼,依舊打不通,說道:

“公海冇有信號,我們等他們凱旋歸來就行。這次還有鄭家的鄭延衡親自參與,你想想,鄭延衡可是鄭老最喜歡的孫子,若不是足夠信任三位道長,鄭老會答應讓他帶隊過去嗎?”

陶錦森喝一口茶,抬頭,看向繁星夜空,皓月淩空,彷彿總有一顆星星忽暗忽明,陰晴不定。

擔心擊殺葉凡之行不順。

跟他有同樣感覺的還有鄭家鄭老爺子。

他坐在客廳上。

藏品架子的一個價值兩千萬的瓷器突然掉落,摔成碎片。

他拿在手中的茶杯停在半空,看著碎片,深邃的眼眸隱隱藏著一些不安,轉頭看向外麵夜空,說道:

“無故碎瓶,壞事將至!”

一位中年男子趕緊讓人來掃乾淨,說道:

“爸,您多慮了,剛纔有風,吹晃了架子,這架子老了,該換了,明天我就換了它。”

鄭老沉默了良久,緩緩說道:

“衡兒,不知道順不順利!”

中年男子自信的說道:“爸,天師府的人出手,還來了兩個超凡武者,這件事肯定是不會有任何紕漏的了,您就放心吧,葉凡回不來了。”

鄭老徹底沉默了,不再說話。

隻是看著原本防止瓷瓶的架子格子,空蕩蕩的,心裡有點堵。

——————————————

茫茫海域,公海之內,一艘巨輪閃爍著殘缺的燈光狂風巨浪不停拍打,浪聲巨大,巨輪時不時的晃動,激盪起的海浪足有十幾米高。

兩條巨大的水柱依舊從大海中凝聚,在巨輪上彙聚成為一個巨大的水柱,俯衝而下,進入郵輪內部。

內部原本奢華的裝修已經變得支離破碎,血腥味瀰漫。

胖道士的水柱巨蟒被打散,急忙重新凝聚。

而就在這一瞬間。

一道人影從他的麵前掠過,速度極快,讓人始料不及,濃鬱的殺氣穿過還冇成型的水柱。

他的餘光瞟去,頓時大驚!

“洛師弟,小心……”

“啊……”

說時遲,那時快!

洛師弟被葉凡一拳擊中,這一拳的力道直接崩塌了他的胸膛,半個拳頭打進胸口,鮮血橫流而出。

洛師弟徹底愣住了。

自己明明雙手擋在胸前,可還是擋不住。

這一拳的威力太強了,強大到靈魂顫粟,慌神。

眼睜睜的看著拳頭打進胸口,握住他的心臟。

“你……你好狠……”

洛師弟嘴裡溢血,說話都不利索,顯得很艱難。

葉凡看著他,說道:

“我師父說過,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既然你們想要殺我,那我為什麼要對你們留情呢。”

手抽回。

將他的心臟掏出,鮮血淋漓,鮮紅的心臟還有點跳動感。

洛師弟充滿不甘的倒下。

“多麼充滿活力的心臟啊!”葉凡看著手裡的心臟跳動,轉身看向胖道士,感慨說道:

“我不管你們是天師府還是什麼人,想要殺我,那就得做好被我殺的準備。”

“你不是想見我的真本事嗎?怎麼樣?還滿意嗎?”

胖道士整個人驚呆了。

久久說不出話來,看著葉凡手中的心臟,頓時感覺自己的心臟一緊。

這人剛纔的速度可不是之前的表現可以比擬的,而且此人手段這般殘忍。

躲在暗處的金玉桃、鄭延衡等人都驚呆了。

嘴巴微張,一下子說不出話來。

“掏心……”魏英臉色蒼白,毫無血色,脊梁骨在發冷,額頭、臉頰、脖子上冷汗直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