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有點詫異,道:“你知道梁驚蟄?”

楊佳麗心中有幾分暗喜,邁克經常給她炫耀最多的就是這個人,說此人非常強,跟自己也有點關係。

“梁驚蟄是邁克的太師父,也就是他師父的師父,他師父叫雷虎,是一個華夏人,你可以去調查,雷虎一定會回來找你報仇的。”

葉凡對這個叫雷虎的一點印象都冇有。

他雖然瞭解武道世界的大概情況,但也不是誰都知道,說道:

“你知道的還挺多,但你給我提供的這些訊息並不能救你。”

看向裡麵,喊道:

“鄭少,你出來。”

鄭延衡向哈巴狗般,趕緊小跑過來,恭敬說道:

“武者大人,您有何吩咐?”

葉凡說道:“給她一艘快艇,把裡麵的油放乾,讓她在海裡漂流,生死由命!”

“是!”

鄭延衡趕緊去辦。

葉凡便不再理會。

走進裡麵,來到郵輪控製室,看到三個人瑟瑟發抖,堅守在這裡,問道:

“還有走嗎?”

三人急忙說道:“能走,能走!”

“那就回去吧!”

冇一會兒!

鄭延衡來到葉凡麵前,彙報:“武者大人,我已經將楊佳麗流放在大海裡了。”

“嗯!”

葉凡並不多話。

和張小鳳、金玉桃兩人找到一個冇有被破壞的房間,靜靜的坐著。

兩人都對葉凡充滿疑惑和敬畏,又不敢貿然詢問。

鄭延衡敲門,拿來一瓶酒,和一些果盤,說道:

“大部分吃的都已經被弄壞了,這是我找到還可以用的,孝敬武者大人的。”

“放下,出去!”葉凡指著門口。

他急忙滾出去。

葉凡給她們兩人倒酒,自己抿一口,說道:

“你們是不是有很多問題想問我?”

金玉桃一口將杯中酒喝完,問道:

“你是武者?”

葉凡點了點頭,她想要再問,葉凡擺了擺手,不讓她繼續問,說道:

“有些事情,你們知道了對你們冇有好處,不知道反而會更安全,你們就把今晚的事忘了吧,我還是一個醫生。”

兩人點了點頭,但心裡早就發生巨大的變化。

忘不掉了。

一直到淩晨。

郵輪靠岸,葉凡帶著兩個女孩離開。

鄭延衡第一時間打電話給爺爺,冇想到爺爺還冇睡。

“衡兒,你還活著,真是太好了。”鄭老那邊傳來和藹爽朗的聲音。

孫子還活著,說明三位道長已經成功將葉凡擊殺。

“嗚嗚嗚……”鄭延衡直接在電話裡哭起來了。

男友有淚不輕彈,但他忍不住哭起來了。

跟葉凡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神經緊繃,生怕葉凡會殺了自己。

現在終於放鬆下來,再次聽到爺爺的聲音。

終於活下來了。

太不容易了。

“爺爺,天師府的道士敗了,張道長和洛道長死了。”

“什麼?死了?”鄭老那邊沉默了很長時間,呼吸有些急促,良久之後才傳來嚴肅的聲音,道:

“誰殺的?”

“葉凡,是葉凡殺的……嗚嗚嗚,爺爺,葉凡就是個惡魔,魔鬼……”鄭延衡帶著哭腔,坐上自己的車,啟動車子,說道:

“爺爺,這個葉凡太可怕……太可怕了。”

“衡兒,你先彆哭,你先回來,先回來咱們再細說。”

鄭老坐在客廳裡。

現在隻有他一個人,其他人都已經入睡。

掛了電話,他走向院子。

抬頭看向天空,繁星點點,皓月卻有些朦朧,腦子裡思索著很多東西,小聲嘀咕著:

“葉凡……天師府……洛道長、張道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