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術法者加上一個武者,居然被葉凡殺了,這怎麼可能呢?”

“天師府必須儘快知曉此事,這葉凡若真這般強,我鄭家也危矣!”

葉凡回到金家,並且讓金家把他的訊息封鎖,不得跟任何人說起。

特意囑咐金玉桃,彆跟金家任何人說自己是武者的身份。

“葉醫生,雖然不知道你們去聚會發生了什麼,但我相信你這麼做肯定有你的道理,你放心,關於你的任何訊息,我金家人不會泄露半分。”金家家主保證說道。

葉凡幫助張小鳳和金玉桃施針。

兩人在那場戰鬥中也被波及到,不過傷勢不深,隻需要慢慢調養即可。

中午時!

張小鳳過來,說道:

“葉醫生,明月被李明武抓走,我告訴了霍總,當初是霍總決定讓我和明月先來海州探底,現在我把人弄丟了,我有責任,是我冇保護好明月。”

葉凡沉默,一會兒,說道:

“明月是我的小姨子,我纔是有最大責任的那人,那些人是為了對付我,是我連累了你們。”

眼眸出現了一縷寒光,道:

“這件事我一定會負責到底,明月一定會安全歸來的。”

張小鳳看著他,說道:“你有計劃了?”

葉凡冇有說話。

冇一會兒,金家家主金榮光過來告彆,說有和陶家有重要交涉。

葉凡一直待在金家,不曾出門。

一直到夜裡。

葉凡獨自出門,並且囑咐金玉桃和張小鳳彆出門,會影響到他的計劃。

李家彆墅。

一道黑影掠過,直奔李老爺子的臥室,如同鬼魅,冇有任何人發現。

月光映照而下,葉凡站在窗邊,影子被月光拉得很長。

他看著熟睡的李老爺子,並未說話。

拿起旁邊的一把水果刀,對著月光,仔細端倪。

水果刀映照月光,照射在老爺子的眼睛。

終於,他醒了。

頓時驚愕,被嚇到,一臉警惕,沉著的聲音說道:

“誰?是誰?”

打開床頭燈,終於看清葉凡的臉。

鬆了一口氣,但也有些詫異。

“葉醫生,怎麼是你啊?”

特彆是看到葉凡手裡玩弄著水果刀,總感覺不簡單。

葉凡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床邊,依舊在玩弄水果刀,說道:

“李老,我給你老婆治病,是不是有恩於你們李家?”

李老爺子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點了點頭,說道:

“那是自然,你是我們李家的大恩人。”

俗話說,最大的恩惠莫過於救命之恩。

葉凡又說道:“既然如此,你們李家為何對我恩將仇報?”

“這……葉醫生,你是不是搞錯了。”李老爺子頓時臉色有幾分蒼白,老伴的身體還冇恢複,隻是得到了暫時的緩解。

借他一百個膽,也不敢得罪葉凡,就算是彆人想要得罪,他也要極力保住葉凡。

“葉醫生,李家上下,誰不知道你是我李家恩人。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

葉凡拿起旁邊一個蘋果,削皮,慢慢說道:

“李明武在哪裡?”

李老爺子心裡咯噔一下。

李明武這孩子做事比較極端,甚至有時候為了個人利益會不顧全大局,缺少大局觀。

他惹到葉醫生了?

“明武昨天說要去辦事,我到現在一直都冇有他的訊息。”李老爺子拿起床頭的手機,說道:

“我馬上給他打個電話,讓他馬上到你麵前來。”

“彆!”葉凡攔住他,說道:

“昨晚他確實參加聚會了,我也去了,這期間發生了一些事,李明武聯手金陵楊家千金請來國外強者想要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