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這……這個逆子……畜生……”李老爺子震驚不已,頓時火冒三丈,急得呼吸都上下起伏、驟然急促起來。

從床上爬起來,怒氣沖沖的說道:

“葉醫生,你放心,我一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我親自把他綁到你麵前來。”

葉凡咬了一口已經削好的蘋果,伸手招呼他坐下,道:

“你彆急,坐下。”

李老爺子說道:“葉醫生,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你可是我李家的大恩人,我要是想要殺你,我這輩子不是活到糞坑裡了嘛。”

葉凡嚼著蘋果,說道:

“我相信你不知情,但這件事確實發生了,他們找來的殺手已經被我殺了,隻是李明武劫持了我的小姨子。”

李老爺子憤怒的說道:“這個小兔崽子,我一定弄死他,葉醫生,你放心,我一定把你小姨子送到你麵前的。”

葉凡看著他,問道:“你有什麼計劃嗎?我可不想看到我小姨子傷到分毫。”

李老爺子思索著,一時想不出什麼辦法。

事發突然,想要在不打草驚蛇的情況下召回李明武,怕是有點難。

他也知道自己犯事了,肯定會謹慎起來。

葉凡看他的模樣,說道:

“我幫你想了一招。李明武若是知道我活著回來,可能會有所警惕,所以我才這半夜來找你,冇有驚動李家任何人。”

“當然,鄭家鄭延衡也知道我活著的訊息,如果他是個聰明人,他不會說出去,所以在外麵的人眼中,我生死不明,死的概率還是比較大的。”

“李明武也不知道,這樣事情就好辦多了。”

“你找個合適的理由,召回李明武,記住,彆太刻意了,而且要讓他覺得非回來不可的那種。”

李老爺子看著他,說道:“葉醫生心思縝密,考慮周到。”

停頓了一會兒,說道:

“兩天之後,是明武母親的生辰,往年都是一家人吃頓飯,冇有規定誰來誰不來,我明天就安排,讓明武回來幫忙籌辦,他應該不會起疑心。”

葉凡冇有立刻說話,而是在思索。

生辰,這可是大事。

似乎可以搞更大。

“如果把這個生辰辦大起來,你能保證李明武會回來嗎?”

李老爺子稍微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今年明武母親為公司拿下一個關鍵項目,搭上了燕京的線,也算是大功臣一個,以此為藉口,進行大操辦,他應該不會懷疑,隻是,葉醫生,你還有彆的計劃?”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

“陶家、楊家、還有鄭家,這三個家族邀請過來,我想跟他們見見。”

李老爺子說道:“葉醫生,您若想對付陶家和楊家,我李家可親自壓垮他們,隻要您一句話就行。隻是這鄭家地位在我李家之上,我不能保證鄭家會有人來。”

葉凡說道:“彆著急,有你們出力的時候,你把陶家和楊家的人邀請過來先。至於鄭家,你告訴鄭延衡,三天之約,李明武,說了這句話,他就會來。”

“好!”

金陵,楊家。

楊金福和楊良辰很著急,不停的撥打妹妹的電話,卻始終打不通。

“爸,我打聽到了,參與郵輪聚會的人基本都回來了,根據那些人所說,當時郵輪上出現了一個黑人,感覺要打架,然後他們就坐著遊艇離開了郵輪,之後的事就不清楚了。”

楊良辰時刻關注那邊的情況,心急如焚,說道:

“爸,妹妹說過,她請過來的人完全碾壓雇傭兵,對付葉凡應該不是問題的。”-